此地無魂

【赤安】AKAM WEEKEND 28—期待落空

*噗浪AKAM WEEKEND活動投稿

〈Nude Apron Fantacy〉

終於打開車門,把快散架的身體扔進駕駛座時,降谷整個上半身都攤在方向盤上,發出一聲混著呵欠與抱怨的、又長又消極的呻吟。
他是當真沒有想到都這把年紀了,自己竟然還得為工作鞠躬盡瘁,雖說做好了為自己深愛的日本獻身的覺悟,但原本以為只消半天就能結束的調查工作,最後竟演變成某國差點發射飛彈的國際問題,不眠不休處理的結果是三四天就這麼過去了。
上車前從後照鏡整理了下自己的儀容,黑眼圈已經重到無法忽視的程度,事實上現在降谷的確是要是放鬆就會直接睡死在車上的程度,但同樣不容小覷的飢餓也在提醒他得先吃點東西填飽肚子。
然而……比起那些生理上的無謂需求,降谷現在最想做的卻是……
沒錯,只快一刻鐘也好,想盡快回到在家等候自己的戀人身邊。
但是連掏出車鑰匙的力氣都沒有了,降谷正想著保持這個姿勢就這麼稍微休息一下時,丟在副駕駛座的手機傳來了悅耳的鈴聲。
如果是普通的電話大概就這麼無視了,但那偏偏是赤井秀一專用的鈴聲,降谷發出一聲綿長的嗯,伸了個懶腰,接起電話後又趴回了方向盤上。
電話那頭赤井的聲音傳來,『工作結束了吧?』
「你是在我周遭裝了多少監視器啊?」降谷細聲埋怨著,差點沒抬起頭來尋找,但首要的是他真的太過想念這個聲音,所以就安份地繼續跟赤井通電話了。
『都上新聞了代表這次鬧得比你們想像中的大多了,你沒發現自己被攝影機拍到?』
降谷嗤之以鼻地笑了一聲,「怎麼可能沒有,那時我混在一般民眾裡,掩飾得還算不錯吧?」
『啊啊,不愧是你啊。所以現在我的影帝大人該回來了吧?需要去接你嗎?』
「讓你來接我了,車子要怎麼辦啊?」降谷想自己刻意隱瞞的疲倦總歸是逃不出赤井的法眼,鈍了下後還是說出來,「比起那個,我現在餓得快暈過去了。」
『現在正在作晚餐,打算挑戰炸豬排,你喜歡的吧?』
「而且好累,眼睛快睜不開了。」
『床單跟棉被今天才剛曬過,睡起來應該非常舒適。』
「聽起來真是不錯……」光是想像,降谷的身子就叫囂著想趕快回家,但是難得赤井對自己百依百順,降谷就想繼續撒嬌,「如果有什麼能催促我提起幹勁開車的誘因就太完美了?」
『誘因?』話筒對面的赤井發出了疑惑的聲音。
「把餐桌裝飾一下之類的啊……點個燭台放在桌上之類的,在我回家時說聲『歡迎回來,主人喵』之類的,你穿著裸體圍裙出來迎接我也可以。」降谷用軟綿綿的聲音,緩緩地說出一堆赤井根本不可能做到,擺明了只是想耍賴的提議。
『哦?裸體圍裙嗎?好,那就等等見。』赤井自顧自說完後,單方面地切斷了通話。
「好好──等等見──」
在聽到掛斷的提示音後降谷才拉長了尾音道別,隨即把手機丟回一旁,又是懶洋洋地打了個呵欠後……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
降谷的驚叫聲響徹了狹窄的車內。

所謂赤身裸體只穿上一條圍裙的浪漫,雖說並不是有這方面的喜好,但降谷畢竟是男人……而且是日本的男人,就算不是特別喜歡,但也多少認同半裸才是好色之人的正道這門學問。
比起全裸,身上有些許衣物蔽體更能激起興奮感。這樣的思想雖不算主流,但也在性觀念相對保守的日本行之有年,而日本特殊行業對這種癖好的堅持也確實到了就連本國人的降谷偶爾想大喊變態的程度。
不過赤井會就這麼輕易就答應穿裸體圍裙這件事可令降谷驚訝到猛搥大腿的程度了,畢竟是赤井秀一,不是什麼新婚不久的人妻。
震驚之餘的降谷抱著方向盤就是一陣碎碎念,「哈、哈哈……不行不行不行,那可是赤井耶……快四十歲的老男人穿裸體圍裙有什麼好看的……」
但是……正因為那是赤井啊!那張揉合英國血統的混血臉蛋,雖然眼尾已經有些許細紋,但在降谷眼中卻是比年輕時更多一份成熟的風采,而在一般男人已經快長出鮪魚肚的年齡,依舊保持著鍛鍊有素的幹練身型仍就讓降谷在床第之間不由自主地多欣賞幾眼。
光是想像自己踏進廚房時第一眼看見的是三角肌壯碩的菱形線條、肩胛骨凹陷的淺窩,圍裙繞著線條分明的窄腰打上個不是很整齊的蝴蝶結,而尾端恰好就在緊實的臀部上晃來晃去……
「可以……這不是完全可以嗎!!」
降谷的臉頰燒熱、耳朵通紅,忍不住就掩著額頭大叫出來。
穿著裸體圍裙的赤井把自己壓倒在餐桌上,圍裙下襬剛好遮在兩人緊密貼合的地方,自己好幾天沒宣洩過的硬挺把布料撐起一個小帳棚,而黑色的小帳棚隨著赤井髂骨撞在自己臀肉上的動作晃得像是要傾倒一樣……
不、不妙,這種下流妄想清晰又真實地出現在降谷的思緒裡,他幾乎是用最快的速度掏出車鑰匙,狠狠拍了幾下自己的臉頰好冷靜一些,才啟動車子。



憑著長年以來的專業潛入手段,降谷幾乎是完全沒發出聲音就開了門,在聽到廚房的方向傳來些許聲音後,他小心翼翼地在玄關脫下鞋子,一邊吐槽著自己是在玩MGS嗎、一邊躡手躡腳地從走廊摸進去。
如果被發現了就前功盡棄,降谷都懷疑起自己的心跳會不會被聽到,總之一路順利地往廚房前進著。
到了走廊轉向廚房的轉角,降谷深吸一口氣,一口氣拐了過去,然後……
──降谷手上的公事包咚地落在地上。
站在瓦斯爐前的赤井察覺到身後動靜,轉了過來,「哦,歡迎回來。」
「你這傢伙把我的期待當成什麼東西了!赤井秀一──!!」
降谷抱著頭慘叫出來。

從裸露的大腿、結實的臀部,到繫在身後的蝴蝶結都如夢境一樣完美,但、赤井身上那件不該出現的皮外套徹底背叛了降谷心中所有情色的幻想。
為什麼……為什麼……裸體圍裙外面穿什麼外套!簡直是邪道!
意識到的時候降谷已經三步做兩步地走上前去,抓住赤井的外套領口拼命搖晃著。
「給我脫。」降谷冷冷地說。
顯然被降谷的氣勢嚇到,赤井揚起了手上油亮的長筷子故作無辜,「那個啊……零,聽我說,我現在正在炸豬排,因為太容易被油噴到所以才……」
降谷側過頭去看著赤井的身後,果然油鍋裡的還沒上色的豬排正在吱吱作響。
但是……對於好幾天睡眠不足,智商如同股價崩盤一樣急速下降的降谷來說,這一切都不重要了。
降谷逼近赤井的臉,咬牙切齒地再強調一次,「給‧我‧脫!」
「零……你、冷靜一點……」已經被逼到要是不撐住排油煙機,背就會變成油鍋鍋蓋的赤井,只能盡力安撫起腦中除了裸體圍裙四個字外什麼都沒有了的降谷。

评论
热度(23)

人品磁鐵、或者小魂。
開始在各處留下自己的足跡。

K繪圖、文章、閒聊主。

猿比古or禮司中心/禮猿/尊猿/禮尊。

© 此地無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