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無魂

【禮猿】Next Destination 03

禮猿-Next Destination 03

*繼續閒聊

「我說…室長,我認為應該先調查一下現在的尊先生到底是什麼東…咳,怎麼樣的存在才對吧?」好歹同樣也成長了六年,已經完完全全是個成熟大人的伏見『好心』地出言提醒。
「說得也是啊,伏見君。」宗像推了推眼鏡,再抬起頭時已經恢復成平時冷靜的表情,「說起來非常奇怪,我從現在的周防身上感覺不到任何從石板傳來的力量。」
周防掄起拳頭用力揮出去,半點火焰都沒冒出來。
他盯著自己的手掌站了起來,用各種方法嘗試著從前釋放火焰的方法,但不管怎麼試、看起來只像個腦子有問題的男人在房間的中間跳著奇怪的韻律操。
「好了周防,別學蜘蛛人了。」宗像清了清喉嚨,「我認為應該去屯所用情報課的儀器調查一下。」
宗像整理了浴衣下襬,從一旁的掛衣架上拿下自己的外掛為伏見披上。
伏見對這樣親密的舉動似乎頗有微詞,但倒也沒拒絕,三個人往門外走去。
「噗。」
還沒走到門口就從身後傳來了奇怪的聲音,兩人狐疑地回頭一看。
周防消失了…不,紅髮的男人顏面朝下摔在了地上。
「平地跌倒的這種迷糊屬性放在你身上一點都讓人興奮不起來哦。」
宗像半曲下膝蓋來觀察周防的情況,後者摸著鼻子慢慢地爬了起來。
想往前走幾步,卻絲毫無法前進。
眼前這場景還真是詭異。
伏見跟宗像就這樣看著像是被一片透明玻璃擋住去路的周防在原地空踱步,默劇演員都沒現在的他這麼滑稽。
「呃…尊先生?」
「不知道為什麼過不去。」
周防試了半天,用任何方法還是無法再多跨出一步。
擺出思考的動作,宗像在周防第三次嘗試用立定跳遠跳向兩人前說了。
「周防,你該不會是地縛靈吧?」
這麼想好像有點道理,但總覺得有哪裡奇怪。
「等等、室長。」伏見也一臉困惑的樣子,「我說尊先生沒事幹嘛附身在你房間啊?這太奇怪了吧。要出現應該也是出現在吠舞羅或學園島啊?」
周防似乎也覺得這不太合理,他也點點頭同意伏見的說法。
「而且時間點上很奇怪吧?怎麼會都過這麼多年了才突然出現?」伏見繼續整理他認為不合理的地方,「都已經過了六年耶,現在才顯靈不是怪怪的嗎?」
「因為周防遲鈍到連靈魂想顯形都慢得不成樣子,這樣的說法如何?」
「我才沒這麼遲鈍。」
面對宗像明顯在戲弄周防的答案,周防馬上回嘴。
「有什麼未了的心願…之類的?」
懶得搭理宗像,伏見逕自給出了比較有可能的答案。
「啊?」周防抓抓頭,認真思考了一下,「沒有。」他肯定地給出了回答。
「例如說想看櫛名君平安長大這樣的願望?」宗像提出這點。
「也沒特別…不、安娜現在?」
話題轉到安娜讓周防頓了一下,像是有個開關被打開、奇怪的電流瞬間在腦中直竄,無數個畫面閃現在眼前,像是頭痛又發作了似的手掌又緊掐起太陽穴。
「尊先生?」
周防跪下來大口喘氣的樣子實在太過異常,他甩了幾次頭,喉嚨發出急躁的低吼。
「她…她是、安娜…赤王…」
突然一拳捶向地面,沒發出什麼聲音、周防的臉色卻更顯痛苦。
「為什麼你會知道這件事?」
宗像也單膝跪在周防前面,一臉嚴肅地要求周防抬頭看他,像是審問一樣對周防提出問題。
「誰知道…哈…」周防額角流下幾滴汗珠,眼神似乎不太能聚焦。
「回想一下,在看到我們之前最後的印象是什麼?」
這個要求對現在的周防似乎不能算得上容易,他仍然邊搖著頭邊賣力思考。
「學園島…不、那是…唔…安娜…不知道…」
「櫛名安娜在你之後成為了赤王,為什麼你會知道?」宗像的口氣又強硬了些。
「想不起來…但、就是…有這種感覺…」
周防咬著牙搖搖頭,對自己現在的情況束手無策。
詢問幾次無果後,宗像也放棄繼續對現在的周防進行精神壓迫,他脫下了自己的外套掛回牆上。
「看來沒辦法了,伏見君、我們先睡吧。周防,站得起來嗎?」
周防搖搖晃晃地直起腰身,擺出一副不需要攙扶的樣子──理所當然伏見跟宗像也做不到,他拖著身子緩緩地往房內走去。
走到床邊時全身放鬆、失去力氣,就這樣倒在伏見專屬的彈簧床上。
兩人面面相覷,宗像先說話了。
「今天晚上跟我睡吧,伏見君。」
「才不要呢,很嚇人啊!話說你好像忘記我其實有回房間睡的選項。」
眼明手快如青王,宗像一把撈回正欲穿上室內拖鞋的伏見。
「呃…請放開我,你有什麼好怕的嗎?」
宗像笑笑,也走回自己的床鋪,「好害怕啊,請留下來陪我。」
情況實在太詭譎,但宗像依然平靜得像躺在伏見床上的只是不甘寂寞、晚上來找主人陪睡的寵物貓。
「閃你妹啊。」
顏面朝下的周防發出悶悶的嘟噥。

***

十八歲的安娜,在做什麼呢?

评论(4)
热度(46)

人品磁鐵、或者小魂。
開始在各處留下自己的足跡。

K繪圖、文章、閒聊主。

猿比古or禮司中心/禮猿/尊猿/禮尊。

© 此地無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