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無魂

【尊猿】末日之後、在你甦醒之前 02

尊猿-末日之後、在你甦醒之前 02

*感謝@夜刀神狗朗_kuroh_ 的微博點文
*殭屍吧囉、黑暗注意

抵達目標的便利超商時天空還沒完全暗下來,這是今天搜查的第五家,早上搜索過據點附近的兩家超商與生鮮超市,大型的冷凍櫃還有些沒融化的冷凍食品,兩人連著罐頭與其他生活物資一起趕著送回據點。
原本是想藉著一次性大量收集物資,也能從各區的商店內物品被拿取的情況推斷當地還有沒有躲藏起來其他的倖存者,然而情況讓伏見失望透頂,除了貨架與玻璃因它們的橫衝直撞而有傾倒與破壞外基本商品都沒有被取走,是躲藏的地方還有備用的存貨嗎?但伏見實在難以想像自從爆發這種事件已經過了兩個禮拜之久,倖存者還不需要補充不足的生活物資。
「上面…應該有地方可以過夜吧?」
「誰知道。」
伏見在每一區域的商店間會盡量避免座落於大樓內的分店,主要目的還是避免原本居民就多的建築內「它們」的數量也可能造成威脅,一直都沒有進入大型商場或百貨公司也是同樣的考量。
他們現在來到的便利店是兩層式的獨立建築,四周是普通的住宅區。
一樓大部份的區域都是作為店面使用,也沒有地下室,於是伏見估計二樓應該是貨倉與員工休息的地方。
大致看過一樓,並沒有「它們」的影子,看來員工早就在災害發生的時候逃離了,但二樓沒有保證,確認了後門的位置後讓周防把正門的鐵捲門先放了下來,畢竟等等無法避免的要使用手電筒,如果讓附近街道上的「它們」循著光線找來就不好辦了。
反正今天可以先拿晚餐的份量就好,一樓不急著搜索,兩人打算先上二樓找找看有沒有能過夜的地方。
繞過店面的後方有小型的貨梯與通往二樓的樓梯,兩人輕手輕腳的走上去。二樓的一半被貨架所占據,摺疊簾半開,看來這邊就是倉庫,另一側則有洗手間、員工休息室與店長室。
兩人先站在樓梯口,周防從腰包拿出手電筒,伏見把另一顆高爾夫球沿著走廊扔出去。
咚、
咚、
咚、
撞擊磨石子地板的聲音在狹窄的空間迴響著,撞擊上正對面的牆壁發出微弱的聲音。在回聲消失後依然沒有其他的動靜,看來二樓可以確定是安全的。
「好像沒問題,我去看看店長室。尊先生就先去員工休息室…咦?」正想也拿出自己的手電筒時,周防跟了上來,站在距離自己僅有一尺不到的地方。
「一起去。」周防把手上的大型提袋先行放在一邊,走到了伏見的身邊。
「太沒效率了。」
「你現在不方便吧。」
「…」
周防自然地接過伏見左肩上作為臨時貨袋的大型托特包,正想發出抗議時手被牽住了,或許只是擔心行動不便的他在光線昏暗的走廊有可能會跌倒,但那隻手的溫度讓伏見在意,與成為周防氏族時握著的那隻手不同,曾經如此炙熱的手心,現在變得比自己的體溫還要更加冰涼,有點粗糙、甚至就像一般人一樣帶著微微的汗氣,伏見一言不發地看著他打開店長室的門。
辦公桌、電腦與電視,還有簡易的小冰箱與書櫃,簡單到讓人覺得無聊的房間,而且規模也沒有大到能讓兩人在這裡鋪地鋪。
兩人乾脆地放棄搜查這間房間,前去檢查洗手間跟員工休息室。
洗手間還有水源,而且有小型的淋浴間,看來是有獨立水塔讓自來水的供應一時不成問題,雖然沒有熱水但也沒法奢求,還是等明天回到據點再好好洗個澡。
一旁的員工休息室看來就是他們今晚可以過夜的地點了,伏見先拉起了窗簾,拿出側背包內的露營用立燈,放在桌上。室內除了濾水式的飲水機外還有幾張餐桌,打發時間用的雜誌書報也有,沙發雖然只有一張但也能充當床用,只是要委屈其中一人睡地板就是。
從櫃子內翻出能找到最大的員工制服與幾條毛巾,把它們丟給了周防。
周防愣著臉看了看手上的毛巾,「我幫你?」
「不要,去洗澡。」伏見冷淡回答,頭也不回地提著手電筒走進倉庫,「我不想跟滿身肉屑髒血的人一起準備晚餐。」

二樓倉庫的冷凍櫃裡東西全融了,雖然有些失望,但想想離災害發生都過了兩周多的時間,對一般商店的小型冷凍櫃根本無法奢求什麼。
淋浴間傳來水聲,伏見先是從周防的背包裡拿出高山瓦斯爐、小型炊鍋與防火墊,隨意從貨架上取來幾瓶礦泉水,趁著燒水的時間先下樓尋找晚餐的材料。
冷藏櫥櫃早已傳來陣陣酸敗的味道,伏見連靠近都不想,姑且就取了微波白飯、牛肉咖哩、滷豬肉炊飯與麻婆豆腐的調理包、幾個罐頭、速食味噌湯,想了一想,再拿了包即食奶油玉米濃湯,連著餐具一起裝入店裡的購物籃。
回到二樓的時候水還沒燒開,右手不方便的伏見作法很簡單,把白飯跟調理包丟到鍋蓋上頭,味噌湯粉手並牙齒撕開倒入碗中備用,最後等水煮滾就好了。
有陣子沒聽到淋浴間的水聲,不久頭上披著毛巾的周防走出來,看著他的樣子,伏見沒來由地感覺到一陣煩躁。
「好像太小了。」鬆緊褲倒是沒有問題,但是制服上衣的拉鍊只拉到胸口下方就卡得緊繃繃的,讓周防大半個胸膛都裸露在了外面。
都已經是能找到最大的size了,雖然知道他沒有任何想炫耀身材的意思,但看著那副模樣,伏見不僅感嘆真是個光長肌肉不長腦的傢伙。
「如果拉鍊拉不上的話乾脆別拉了,如果不覺得冷的話乾脆別穿了怎麼樣呢?」
伏見冷冷地說著,看也不看,逕自把熱好的白飯跟調理包撕開裝入紙盤,罐頭就算用牙齒也是撬不開的,姑且就把它們丟給了周防。
周防順從地解開拉鍊,同時也停下了擦頭髮的動作,把烤雞肉、水煮松葉蟹、味噌秋刀魚的罐頭拉環給拉開,並排放在桌上。
「頭髮先擦乾比較好吧,感冒的話會很麻煩。」
「…我想吃。」周防眼巴巴地看著伏見將一天疲倦後格外珍貴的晚餐送入口中。
「快點擦乾頭髮就可以了啊。」
周防還是緊盯著伏見,那眼神裡甚至有點──有這種感覺讓伏見突然一陣雞皮疙瘩──撒嬌的意味。
「啊、好啦!煩死了!知道了,餵你就是了吧!」

好不容易終於結束這嗆人的一天,伏見一身疲倦地癱在休息室的沙發上,不單是因為被請求了那種幾乎等於羞恥PLAY的餵食,之後發生的一切都讓人覺得渾身不對勁。
因周防要求他也一起吃而不小心誤用了為周防吃飯時用的筷子也好、在準備梳洗時周防強硬地擠進淋浴間而讓他為自己擦洗了全身也好、擦浴完後周防自發地拿起急救箱為他換了繃帶與膏藥也好,全都讓伏見感到彆扭與不自在。
明明早在吠舞羅的時候因拿錯而喝到對方的飲料這種事情就從來沒少過、男人之間互相看到對方的赤身裸體也沒什麼好害羞的,但從來沒有跟身為王的周防有過這麼親暱的舉止,而對方時不時的體貼也讓自己覺得完全沒有必要。
現在也是,什麼也不說就把睡沙發的權利讓給自己,逕自在沙發邊舖了從櫃子裡翻找出來的毛毯作為臨時的床。看著那個在一旁忙碌的背影突然覺得更加心煩氣躁起來,伏見翻了個身決定不再看他,卻不小心壓到受傷的右手,讓他吃痛得哽咽了一聲。
「在痛嗎?」周防停下整理的動作,朝伏見這邊轉過身來。
「…不痛。」
臉貼著沙發靠背的伏見冷冷地說著,下一秒就感覺身體被強硬地拉了起來。
「讓我看。」
「…就說不痛了。」
「伏見。」
「剛剛不是都換過藥了嗎,這不就夠了嗎。」
把右手藏到身側,擺出了強硬拒絕的態度。
兩人間的沉默持續了一陣子,最終周防也沒有再強迫他,而是坐到了沙發的另一側。就在伏見以為他會就這樣不講話的時候,周防開口了。
「你生氣了?」
「才沒有,如果以為我是在生右手受傷的氣的話,那是你想太多了。」
沒有理由地,伏見就是不想看他,總覺得現在周防的一舉一動都讓自己心煩意亂,現在想想或許從下午,周防不聽指揮自己行動而差點遭遇危險那時,自己就一直處於情緒低落的狀態。
右手的確還在疼痛,為了更換繃帶而拆開檢查時也發現周防造成的傷幾乎沒有好轉的情況,淤紫一點沒消、手臂腫得幾乎有兩倍大,雖然外表看不出來但無法確定到底有沒有骨折,關節的感覺也還沒有回來,這樣的情況已經過了整整兩周,著實不正常,而現在外面是這種情況,根本沒可能上醫院。
但跟周防的事情相比起來,右手的腫痛根本是小事一件。
不想去細想更多了,伏見拉起滑到一旁的毛毯,披到自己身上。
「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想睡覺了。」這麼說的同時倒到了沙發的扶手上,表現出想結束與周防對話的強烈希望。
然而清淨沒多久,周防又開口了,而且還朝自己這邊靠近了一點,「是為了今天的事情?」
覺得有點惱火,伏見賭氣地抱怨起來,「是又怎麼樣,我又沒打算開口對你生氣,為什麼非逼我說啊?煩死人了,你又不是室長。」
連珠炮似地吐出這段話後,周防沉默不語了,稍微冷靜下來的伏見這時才發現他說錯話了。
除了知道周防是被吠舞羅的夥伴們掩護才能逃出來的,其他的細節周防什麼都沒有說,所以自己也沒說出逃離S4時發生的事情,不提起夥伴的事情,姑且就當作自己與他相處時的原則。
事實上伏見也感覺到了,自己這幾天來的精神狀況固然不是很好,但周防更是差到一個令人擔心的地步,兩人晚上常常被惡夢驚醒,而周防的情況更加嚴重,到一個禮拜前為止要是不帶著武器根本無法放心睡覺,要是自己不指示他做點什麼,他就一整個下午都縮在床上一動不動。偶而還有些依賴性很強的行為,事實上早在好幾天之前,要是自己不拿著食物送到他面前他就不會吃飯。
伏見看著他有時候會想,你都比街上遊蕩的那些更像行屍走肉。
雖然這幾天來的相處讓情況已經明顯好轉,但現在的周防渾身散發出的氣息死氣沉沉、就跟那時候沒有兩樣。
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伏見頓時有點慌了手腳,一邊碎碎念了一句「啊真是的」,然後左手掀開了毛毯,把全身的重量靠了過去,就這樣把周防拉進了自己懷裡,兩人一起躺到了沙發的側扶手上。
「伏…見?」周防的臉壓在伏見的胸口上,毛毯包裹住身子,被緊緊抱住了。
把周防拉過來後反而有點後悔,因為實在太重了,原本行動就不便的傷肢還險些被壓到,伏見乾脆把抬手把三角巾甩掉,左右兩手放到了周防的背上。
「好了,我的身體不像女孩子一樣舒服就忍耐吧,明天要早起所以快點睡覺。」邊說著也把眼鏡拿了起來,放在扶手的一側,關掉放在沙發邊茶几上的露營燈。
連窗簾都拉了起來的房間可說是一片昏暗,幾乎什麼也看不清,伏見還是能清晰感覺周防的重量與體溫,涼得不像曾是驅使火焰的王應有的溫度。
自己的身體卻無法克制地微微顫抖著,伏見不禁又輕輕咋舌,自己未免也太沒用了,即使周防已經不再擁有令人恐懼的王之力,自己對他的害怕跟戒備竟然一點也都沒有改變。
周防一動也不動但伏見知道他還在聽,自己的畏懼他一定也感覺到了吧,極力忍住令人頭暈目眩的自卑感,左手隔著毛毯拍了拍寬大的背。
「我…逃出來的時候沒有遇見室長,應該說原本住的樓層就不同所以來不及確認。」伏見輕巧而小聲地說,「但是那個人就算沒有了王之力也算是天才、而且超煩人的,所以怎麼可能就這樣…變成它們。一定是好好地躲在了哪裡,說不定還卯起來調查這起災害發生的真相呢。」
「…嗯。」
「等回到據點後再想辦法調查看看吧,一定有其他的倖存者。」
「嗯。」
「然後要找時間再去幫你張羅一件防水外套,我實在對尊先生你戰鬥的習慣不敢恭維。」
「…抱歉。」
「知道就好,尊先生……」這麼溫順的周防實在太奇怪,令人怎麼樣也無法習慣,伏見突然有點彆扭起來,他慢慢地、一個字一個字地說著,「…不準你,做出任何輕視自己生命的行為。」
周防沉默了很久,久到伏見以為他是不是睡著了,就在伏見也感到睡意濃厚起來的時候,周防才用低沉到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了一句謝謝。

***

設定好像越來越不嚴謹了,請寬容地對待我。

周防蹲先生與帥比古先生YO!

评论(8)
热度(44)

人品磁鐵、或者小魂。
開始在各處留下自己的足跡。

K繪圖、文章、閒聊主。

猿比古or禮司中心/禮猿/尊猿/禮尊。

© 此地無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