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無魂

【禮猿】Next Destination 10

禮猿-Next Destination 10

*2015.11.07伏見生日更新之一

然而周防與十束的出現在情報班的偵測儀器檢查後,已經完全排除異能相關的可能性。
不管伏見再怎麼擺弄控制版、換了多少台最新的機器,從兩人身上就是偵測不出一絲半毛概然性偏移能力的影子。
「所以說…我跟King只是一般的鬼囉?」
令人喪氣,但十束的這番疑問就是現在能夠推論出來的結論。
千里迢迢的從情報班搬來這堆儀器根本是白做了工,更別提這種事沒辦法開口要隊員們幫忙,只能等大家都下班回宿舍後再偷偷摸摸地跟宗像兩人把東西一路搬到資料館,一想到還得再搬回去就覺得頭大。
而且周防跟十束的移動也真是大問題,總不能天天都把他們兩個帶著跑來跑去,但身為青王,每天不帶配刀出門於情於理也說不過去。
想不出更好的辦法,姑且還是先把周防跟十束帶回宗像的房間去。
所以就變成了這樣,四個人──正確來說是二人二鬼坐在房間裡開討論會的愚蠢模樣。
「伏見君,最近有沒有什麼天文異相、奇特的集體動物行為或古代預言的重要事件?」
「沒有,而且我也不覺得什麼大預言家會預言尊先生跟十束先生顯靈的這件事。」
圍繞著坐在茶几的周圍,四人就為什麼周防跟十束會突然出現的事情熱衷地討論著,但話題持續了好一陣子始終在原地打轉,久到周防的注意力已經完全被一旁電視裡撥放的治癒系幼女向動畫給吸引走了,只差沒辦法拿起桌上的海苔仙貝開始啃。
「我說啊…這種情況一般難道不是因為有什麼沒有實現的願望之類的?」
將下巴撐在手掌上,十束突然表達了自己的意見。
「這個可能性我們當然也想過,但是周防並沒有特別表示什麼想要實現的心願呢。」宗像啜了一口薄茶,細細思考著,「不過十束君,你應該有吧?」
「這個嘛…」十束抱著胸口想了一下,突然大叫起來,「啊!我在那個秋天偷偷釀了蜂蜜柚子酒啊!就藏在酒吧的地下室,原本想說冬天的時候就可以瞞著安娜偷偷拿出來跟大家一起喝,我可是花了很多時間慢慢剝柚子果肉還有削果皮啊…為了讓八田這種不擅長喝酒的也能順利入口我還加了好多──好多的蜂蜜耶!嗚…早知道就先告訴草薙哥了……」
十束扼腕地猛捶著桌子,讓伏見實在不忍在各個方面吐槽他。
「咳…這個就姑且不管…而且因為店主跟王都不在所以吠舞羅酒吧暫時歇業中,我們也沒辦法回去幫你拿出來。」伏見冷冷地轉了話題,「想一想還有沒有什麼別的?」
「欸…這個我就暫時想不到了說…」
「那麼我來試著問問看好了。」宗像放下茶杯,換上正經的口吻,「周防,認真點,別看電視了。」
聽到這番話,周防才不甘不願地把眼睛從電視上移開。
「想問什麼?」他懨懨地說。
「那麼就單刀直入地問了,周防,你覺得你活得幸福嗎?」
「哈……」周防滿臉無聊地撐著臉頰,「還行。」
「這可是你的人生,這樣的回答也太野蠻了,希望你的態度可以稍微認真一點。」宗像用鄙視的眼神瞪著心不在焉的周防,又推了推眼鏡,「那麼十束君,你認為你的人生是幸福的嗎?」
「欸、問我這個…」突然被點名的十束愣了一下,隨即低下頭來,邊思考邊慢慢說著,「雖然我的人生很短…死掉的時候一定也給大家添了很多麻煩…但是我從來沒有覺得我這一生中有什麼時候是不幸福的哦。傷心難過的事情也有但是快樂的事情也有好多好多,最開心的就是跟大家、還有King相處的時候,因為遇到了King,我得到了數不清、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寶物…嗯,要說的話我是幸福的哦,我的人生很幸福。」
十束頓了一下,向一旁的周防露出一個溫暖的微笑。
「謝謝你、對不起,但是King,我的人生…非常的幸福。」
「我現在宣布你們結為夫妻,你可以親吻新娘了,阿門。」
宗像突然沒頭沒腦地補上一句。
「欸?」
「…哈?」
「你在亂說什麼東西啊!!!」
原本還算感人的氣氛被宗像搞到整個房間像被挖起來送去北極吹冷風似的,伏見激動到差點把茶杯給捏碎了,他狠狠地把杯子摔到桌上,點心盤裡的仙貝被震得飛起來一公分之高。
「哦呀,真是失態,不由自主地就這樣接了十束君的話。」宗像的表情一點都沒變,舉起雙手裝出無辜的樣子,那張欠扁的笑臉讓伏見認真的懷疑他根本就是故意的。
「那種話是可以不由自主的就講出來的嗎!話說十束先生你也抱怨一下啊!」
揪著宗像的浴衣領子破口大罵,轉頭卻看到十束只是有點困擾似的攤開了雙手。
「唉呀,就算是我,要娶King當老婆什麼的還真是有點…」
「等等、為什麼我是老婆。」周防不滿地抗議著。
面對周防的抱怨,十束反而樂在其中似的,「我覺得大概很難找到適合King尺寸的婚紗,要不然我覺得低胸露背的多層次素緞蛋糕裙襬設計的紅色禮服一定很適合King哦,當然捧花是紅玫瑰,花童就是安娜。」
「誰要穿啊…」
「那是重點嗎!話說你竟然有認真的在考慮啊!」對十束的樂天程度一點辦法也沒有的伏見幾乎有點絕望。
「吠舞羅的成員應該多少都考慮過哦。畢竟我們的King對戀愛這麼冷感,總不能看著他這樣蹉跎光陰啊。」十束裝出傷透腦筋的樣子,搖了搖頭,「伏見你不是也參加過嗎?『第一二三四五屆、甜蜜閃亮的King愛情推進強化大作戰』!」
「十束先生!」
聽到某個陌生但明顯有內幕可以挖的陌生詞彙,宗像擺出了極為感興趣的態度,「哦呀,請問所謂的『甜蜜閃亮的King愛情推進強化大作戰』是什麼呢?願聞其詳。」
「那個啊、就是…」
「十束先生請你別說啊!」
興致正高的十束想講出那個聽起來直覺就有問題的活動內容時被伏見及時打斷,反而讓宗像挑起了一邊眉毛。
「伏見君?請問…」
「你想問什麼?」伏見冷冷的反問,大有『你問啊,反正我也不會說』的氣勢。
周防插了進來,「我也想知道那是什麼。」
「哦呀,那不是跟周防你相關的活動嗎?為什麼你自己會不知道呢?」
「因為我們從來沒有告訴King啊…哈哈…」十束抓抓頭,一臉困擾的樣子,「說起來好像很厲害,也不過就是讓大家帶著King一起到處玩的活動嘛。」
十束說得很單純,但宗像直覺內情絕對不是這麼簡單,「那麼為什麼伏見君會不想讓我知道呢…?」
這麼說著,邊將視線轉向僵在一邊的伏見,伏見馬上就將臉給轉開了。
是錯覺嗎?總覺得伏見不單單是把視線移開這麼簡單,那個動作裡帶著點…心虛的味道。
十束都把周防叫去旁邊說悄悄話了,看周防時而皺眉、時而疑惑、時而頻頻點頭,宗像越發覺得其中絕對有什麼問題。
可惜宗像再神通廣大,讀唇語這種驚人絕技還是使不出來的。要是平常的話還有在床上問出來這一招,但現在看起來明顯沒辦法拿出來用。
十束放鬆身體,仰面倒在榻榻米上,「啊…現在想想雖然是亂七八糟的活動,但是那時還真是開心啊──」
「不就是拿我尋樂嗎?」周防不滿地提醒。
把身體轉過來,十束換了個側躺的姿勢,向周防賠笑著,「才不是那樣呢,大家可是很認真的啊。不過-…」
視線的前方,是想盡辦法從伏見口中挖出任何有關『甜蜜閃亮的King愛情推進強化大作戰』情報的宗像,與嘴巴拉上拉鍊打死不打算回答的伏見。
「怎麼了?」
「嗯?什麼都沒有哦。」
唉呀。
十束想著。
說起沒有實現的心願──……
不是一直都在那裡嗎?

***

跟你們說其實這篇不是尊多也不是多尊。
是禮猿,紮紮實實的禮猿。

周防跟十束只是無辜的光害受害者。

评论(9)
热度(39)

人品磁鐵、或者小魂。
開始在各處留下自己的足跡。

K繪圖、文章、閒聊主。

猿比古or禮司中心/禮猿/尊猿/禮尊。

© 此地無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