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無魂

【尊猿】末日之後、在你甦醒之前 04

尊猿-末日之後、在你甦醒之前 04

*感謝@夜刀神狗朗_kuroh_ 的微博點文
*殭屍吧囉、黑暗注意
*設定不考究請見諒

花了比想像中更多的時間,時間快過中午了,伏見都能感受到周防原本還有點潮濕的外套已經變得乾爽,但依然還坐在狹窄的機車後座上,不情願地胸口緊貼著對方的背,感受風從安全帽與皮膚的縫隙間吹過的奇特感受。
離據點的距離也不過幾公里,但在原本預定的歸程上連連遇到被失事的車輛阻擋道路、它們的數量過多而決定另行找路等等情況而繞了不少遠路。
運氣真不好啊,雖然騎車但感覺並沒有比步行快多少。
伏見現在只希望別在回到據點前先把車子給騎到沒油了。
雖然一直打著圈子,但離目的地的距離已經不算遠,兩人正沿著相對視野良好的河岸行駛,過了橋再過幾條街就是兩人的據點。
為了避免機車的轟鳴聲把它們引到據點附近,兩人騎過橋後停了車,解下行李決定步行穿過兩條街道。
目的地就在眼前,抄了近路從小巷出來後便看到設計新穎的四層大型白色建築-東鎮目町警察局。
攜帶著大量物資的兩人避開附近遊蕩的它們的視線,繞至建築物後方,為美化環境而種植的樹籬成了最佳的掩蔽,周防把身上的行囊放下,背起伏見,先行從預留的繩梯爬上去,從窗口進了三樓。
建築東西側的兩座樓梯為防止它們的入侵已經設下了重重障礙,雖然也設計了足以讓單人通過的曲折通道,但兩人還是習慣從另外設置的繩梯進出,一來是為了避免將它們吸引到出口的附近,另外兩人現在身上大包小包,從這麼狹窄的通道進入建築有一定的難度。
行動不便的伏見安全進入建築物後,周防才折回去背起剩下的物資往上運送,直到兩人帶回來的大包小包都放在走廊上後,兩人才有時間好好坐下來休息一下。
「受不了…累死了…」地板有些灰塵但姑且還算乾淨,伏見散著腿靠在牆上,呼出一大口氣。
「嗯。」周防也應和著。
「好懶…真不想把這些東西拿去放…」
「嗯…」
「還是去洗熱水澡好了…」
「我也去。」
把帶回來的物資丟在原地,兩人往浴室的方向走去,路過走廊邊的控制面板時順手確認了當前設施的儲水量與蓄電量,一天沒有使用電力,現在看起來太陽能電池的蓄電量十分充足,多虧這陣子天氣還不錯,等進了雨季後日子可能會變得艱苦一點。
鎮目町中大型的警察局有兩座,區內零零星星有幾家派出所,美其名警察局,實際上都有著接近總局的規格與範圍,位於西邊的是與S4隊舍同時期建設的老舊建築,兩人目前在的東鎮目町派出所則是幾年前剛蓋好的新建築,在環保能源的意識正興時以示範建築的名義,建造了完善的太陽能發電裝置與廢水回收利用系統。
當然就原本的設計來說,要供給整棟建築的能源並不太容易,只能夠作為輔助能源使用,但現在的情況下僅要提供兩人生活還是十分充足了。
這也是伏見寧願多花好幾天的時間處理建築內的死屍也要選擇這裡當據點的理由,更何況派出所內的武器供應也相對的齊全。

一般警局的浴室通常是提供給值班人員做臨時使用的,有更衣室與中型浴缸這樣乾溼分離的設計可以說非常稀奇,說是有錢人家的浴室一點也不會讓人感到違和,讓人不禁懷疑起局長花錢的理念,或許跟S4領導的室長大人會很合得來也說不定。
把浴缸塞子塞上,打開熱水開關時伏見才覺得有哪裡不對,周防說了他也要洗,甚至已經開始脫衣服了,自己在這裡放水好像有點奇怪,是不是該先出去等他洗好才對啊?
「那個、尊先生,你洗好叫我一聲。」把捲起來的袖子放了下來,伏見退出浴間,剛好跟一絲不掛的周防擦身而過。
後領突然被一隻大手揪住,「你不是要洗?」周防不解地盯著自己。
這人也太不懂看情況了吧?雖然浴缸也不算小,但兩個大男人擠在裡面那什麼畫面?能看嗎?
更何況自己根本不打算跟周防在這種地方坦承相見,未免也太尷尬了。
「我…等你洗好再…」
「一起不是比較方便?」
「哈?」伏見感到自己的臉都快因羞恥過頭而燒起來了,「為什麼我非得要…」
難以理解為什麼伏見一臉猶豫不決的樣子,周防想了又想,「都是男人,有什麼好害羞的嗎?」
「你不懂嗎?根本不是那種問題…!」
用力掙脫周防抓住自己領子那隻手,後腳跟卻不小心踩到某樣觸感異常陌生的布料而整個人滑了出去。
從向天花板伸直的腳尖前飛出去的是,一件深灰色的平口男用內褲。
為什麼這種東西會在這裡?
為什麼不好好地放在衣籃子裡面?
為什麼那件內褲上面還印著『妻專用』、『外遇禁止』這樣奇怪的文字logo?
雖然是隨便從商店裡拿的多少也選個正常點的來穿吧?
諸多疑問瞬間浮現在失去平衡的伏見腦中,但一個都沒辦法細想。
下一秒,浴室內響起瓶瓶罐罐散落一地的碰撞聲。

摔坐到了地上,全身感受到了衝擊,但是卻沒有感覺到預料中的疼痛,不如說背後傳來了奇怪的觸感。
「哦…真危險,沒事嗎?」
「尊先生……!」
好像是摔倒時手不小心撥到洗臉檯上的沐浴乳與洗髮精的瓶子了,瓶罐散落了一地,而自己正被周防穩穩地抱在了懷中,因此逃過一劫。
從背後傳來的感受…汗水的氣味與體溫的感覺過於直接了,伏見這才想起現在的周防是赤身裸體的狀態,換句話說兩人中間其實只隔著一層衣服…
太奇怪了!雖然是保護了自己,但這樣的情況絕對不正常!
周防似乎沒有想放開自己的打算,但伏見也不敢隨便亂動,從自己的視野前方只看得到自己正坐在一雙光裸的腿中間,實在不敢想像現在周防與自己的姿勢有多讓人感到不知廉恥。
「那、那個…尊先生…請…請放開我…」
結結巴巴地這樣說著,感覺到周防的氣息就噴在耳邊讓伏見臉紅得都快滴出血來了。
周防當然也注意到了,他稍微接近伏見的側臉一些,仔細看著紅透了的耳朵,但這樣的行為讓髮絲搔到伏見的耳際,伏見又渾身顫抖了一下。
「尊…尊先…」
「手。」
「哈?」
「左手。」
「什、」
「你的、左手。」
兩人間的對話幾乎沒辦法成立,但卻讓伏見成功轉移注意力,奇怪?周防不是有話直說的那型嗎?左手?自己的左手怎麼了嗎?
好像有什麼軟軟的有彈性的長條狀物體被壓在掌心底下……
下意識地抓了一下,卻聽到身後傳來一聲奇怪的嘆息。
「別摸了…會硬起來的。」
周防似乎有點艱難地說著,伏見低頭看了看,差點沒咬到自己的舌頭。
那、那個是──!
嚇得瞬間抽回了手,也不曉得是哪裡來的蠻力就這樣單手掙脫了周防,只丟下一句拉長尾音的對不起就頭也不回地逃出了浴室。

***

從下回開始劇情會急轉直下…
應該只是我的感覺啦。(思考

评论(3)
热度(30)

人品磁鐵、或者小魂。
開始在各處留下自己的足跡。

K繪圖、文章、閒聊主。

猿比古or禮司中心/禮猿/尊猿/禮尊。

© 此地無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