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無魂

【尊猿】末日之後、在你甦醒之前 05

尊猿-末日之後、在你甦醒之前 05

*感謝@夜刀神狗朗_kuroh_ 的微博點文
*殭屍吧囉、黑暗注意
*設定不考究請見諒

在周防出了浴室後伏見才扭扭捏捏地去洗澡,途中根本不敢多看他一眼,然而在踏進浴室門的下一個瞬間,原本已經站在門外擦頭髮的周防又跟了進來。
「…做什麼?」伏見依然不怎麼敢看他的臉,也因此停下了準備掀起衣服的手指。
「我幫你。」
「昨晚才換過的所以我不打算拆開繃帶…不需要。」
回絕了周防的幫助後,他似乎依然不打算離開,沒有讓路的打算。
這幾天周防對自己的態度真奇怪,不單指他老是想幫自己做東做西的這些事,總覺得他是下意識地想黏著自己…這實在過於異常,過去從來沒有過。
被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渾身不舒服的伏見突然想到今天一早起床時周防也是這樣面無表情地盯著自己。
到底為什麼?自己做了什麼讓他在意的事情嗎?
「那個…尊先生…?」
周防沒有意識到他想說什麼的樣子,僅僅是一言不發地看著他,甚至越靠越近。
伏見皺著眉頭後退,但直到背部碰觸到淋浴區的玻璃門、無路可退周防依然繼續接近著。
「喂、等…」
兩人的下半身幾乎貼在一起,正想從旁邊躲開時,周防的左手穿越耳朵旁邊壓到了玻璃門上,想躲也躲不掉了。
「你、」
驚訝不已的時候,周防將臉靠了過來,碰觸到對方鼻尖的同時下意識地想逃,但剛偏過頭時下巴卻被抓住了。
在這樣下去要被…!
嘴唇顫抖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被那雙金色的瞳孔盯著,即使視線被貼服著額頭的瀏海遮住少許也掩蓋不了那雙眼睛散發出的銳利光芒,就像被雄獅咬在嘴裡的獵物一樣,但這隻獅子並不打算一口氣撕裂野兔的咽喉將牠吞吃入腹,反而是舔著到口獵物的脖子,像是對待自己的伴侶一樣溫柔。
在臉頰接近的時候撞到了眼鏡上,讓伏見感受到了些許刺痛,但這一點也不影響周防的靠近,他毫不猶豫地將嘴唇湊上伏見的,就這樣吻了下去。
「唔、唔?」
急著想退開,但嘴唇稍微分開之際周防又鍥而不捨地硬是貼上來,牙齒碰撞在一起帶來又酸又疼的感受,因氧氣不足的不適應而流出眼淚,但完全無法阻止周防進一步的動作。
直到感覺到周防的舌頭伸了進來,缺氧的伏見才取回了些許的理智,情急之下往著周防的舌尖咬了下去。
鐵鏽的味道在嘴裡擴散開來,趁著周防的動作暫時停頓時,用力推開了他,逃向一邊,盡可能地喘著氣。
「咳、咳咳…你到底想做什麼啊!?」
雖然沒有咬得太深但還是看到周防嘴邊滲出些許的紅色,周防面無表情地伸手擦拭。
兩人之間僵持了一陣子,周防又向他接近了些,伏見還僵硬著的身子一震,但周防僅僅是扯下掛在頸上的毛巾為他擦拭了嘴角。
純白的毛巾上染上點點鮮紅的汙漬,周防做完這樣的動作後沉默地離開了,只留下滿臉通紅,被吻得一頭霧水的伏見。
「搞、搞什麼嘛…這算什麼…」疑惑與些許的憤怒交織,伏見身子靠著牆壁滑了下來,抱著腿坐到了地上。
是對我…產生性慾什麼的嗎…
如果只是這樣還好一點吧,但從周防的眼神中很明顯地感受到了不同的…與性慾不同的情感。
浮現在自己心裡的情緒真是太令人討厭了,就算泡在照理來說應該要讓疲憊身子得以放鬆的熱水中也是一樣,伏見在浴缸中縮起身子,泡到水都涼了才終於起身。

過了好長的時間才終於慢吞吞地走回兩人平時休息的地方,因為繃帶全濕了所以更換花了不少時間,但因為剛剛才遭遇奇怪的事情,就算回去也不曉得用什麼心情面對周防才好,讓拿出浴室裡放置的備用醫藥箱的那隻手也猶豫不決。
外面的天空不知何時暗下來,下起了滂沱大雨,空氣中瀰漫著潮濕的味道,伏見的腳步在走廊一扇破掉的窗邊停下來。
雨還沒大到會噴進窗戶的地步,但刺骨的空氣已經足以讓他冷靜下來。
雖然這幾周下來對時間的觀念已經有些脫離但現在是…十一月的上旬吧,一下起雨就能感受到氣溫明顯降低不少。
在前幾周每天能夠想的只有要怎麼尋找食物與藏身的地方,在擁有這樣安全的居留處時終於能好好喘口氣。
身上單薄的T恤不足以抵擋這樣的寒冷,方才泡完澡的身體涼了下來。
地上「它們」的行動並不會因為天氣好壞而有任何改變,幾個模糊的身影在雨景中搖晃著。
已經完全喪失了理性嗎?
伏見想著,現在才開始思考這種事情真是愚蠢,能活到現在的人早就已經不把那些東西當人看了。
但是…不會思考的東西真是好啊。
沒有思想、沒有情緒,這樣就不必為了各種事情心煩意燥,就像現在的自己。
真是可笑,這樣令人討厭至極的現實竟然讓自己產生了「啊,沒錯,我跟那種東西不同,我還活著」這樣強烈的踏實感。
明明在知道美咲已經變成那種東西的一份子時自己也一度產生放棄的意志的,最後卻帶著周防一路逃到了這裡,建立起只有兩人的要塞,就這樣活到了現在。
這樣的生活要持續到什麼時候?這個世界上已經不存在除了他們兩人之外的人類了嗎?
…如果是跟那傢伙一起的話,倒是曾經想過、求之不得的世界呢。
陷入消沉情緒的時候,絨毛布的觸感從背後包裹了過來。
「……」
不用轉頭也可以知道是誰,伏見的指尖不由自主地篡緊毛毯的一角。
不知何時已經站在那裡的周防沉默地看著自己,已經徹底冷靜下來的伏見也毫不避諱地看了回去。
「不冷嗎。」周防問著。
「…一點也不。」
冰冷的指尖稍微取回了一點溫度,伏見頭也不回地邁步、擦過周防的肩。

還算寬敞的房間,一走進去映入眼簾的就是三人座沙發、與隔了一段距離放置著的折疊床墊,中間塞了一張和室桌,兩邊都不是這裡原本就有的東西,原本是中型會議室的這個房間,桌椅已經搬動到室內的一角,取代而之的是各種充滿生活氣息的擺置,幾條延長線散置在地上,一大一小兩個冰箱被隨意放置在牆邊、小冰箱上面有電磁爐與熱水器,一旁甚至還有小型的紅酒櫃。
之所以選擇這間會議室做為平時的生活空間也沒有其他理由,純粹是因為這裡位於建築中心,沒有對外的窗戶所以不必擔心晚上開燈會引起它們的注意而已。生活用品都是從建築物內的值班室等各個科室內找來的,特別是為了從會客室把冰箱跟沙發搬來這裡可花了兩人好大的工夫,特別是伏見還有一隻手沒辦法使用讓整件事難上加難。
但現在這些東西完全激不起伏見任何興趣,他甩開室內鞋倒到屬於自己的折疊床墊上,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方才在走廊上看到兩人帶回來的物資都還放在原地,算了,反正放在那裡就算窗戶不關也不至於被雨淋到,晚點再收進來也沒關係。
盡想些無關緊要的事情,恍惚之間好像又看到周防坐在床邊看著自己了,額前傳來撫摸頭髮的觸感。
…怪人。
這麼想著的時候,伏見終於陷入了安穩的睡眠中。

***

被拉拉熊咖啡廳的定位系統搞到火大,來更新。
頻繁更新尊猿文也沒有別的理由,就是…一個不小心寫到存量太多了嘛。(攤手

周先生的舌頭沒事啦,真的,不要喝熱湯的話。

评论(8)
热度(35)

人品磁鐵、或者小魂。
開始在各處留下自己的足跡。

K繪圖、文章、閒聊主。

猿比古or禮司中心/禮猿/尊猿/禮尊。

© 此地無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