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無魂

【禮猿】Next Destination 20

禮猿-Next Destination 20

*在這種嚴峻的情況下,宗像跟伏見將要拯救周防。(做得到嗎?)

要取消家庭餐廳的座位與讓宗像開車到最近的地方把周防跟十束送上車並不困難,然而兩人在市區裡繞了一陣子,發現他們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試著讓十束說明周防發生什麼事情,他也只知道在兩人被丟進樹叢沒多久,周防就突然感到很睏,身體突然變得些許透明,然後就像斷了電的機器人一樣倒了下來,就這樣沉沉睡去。
或許這跟方才周防的舉動有關,但這種緊急情況下沒辦法仔細確認,只能選擇先行離開現場。
天狼星跟自動手槍都放在後座,沉睡的周防與焦急的十束也是,找個能處理周防問題的地方是現在的首要之務。
但問題在現在他們沒辦法回S4宿舍,青雲寮跟隊員專用的停車場有段距離,為了掩蔽周防兩人,昨天是宗像半夜事先把天狼星跟自動手槍送到私人轎車上,今天早上直接出發的,難保這時間點回去不會跟值勤的隊員們碰上。
如此一來要找個隱蔽的地方就不是這麼容易,伏見打開轎車內建的GPS系統,試圖尋找適合的地點。
「左轉直走,過一點五公里的左手邊有家Motel。」
「我知道了。」
伏見看著電子顯示屏上的地圖給宗像指示,轎車在路口轉了向,往郊區前進。

就地點上,伏見其實做了良好的選擇。
幾人驅車來到的這家Motel採全自助式登記,只要在入口的繳費機登錄,就可以在不知會任何店員的情況下直接把車開到獨棟房間的停車位。
當然這其實是方便某些人的特殊需求,能隱密地在這種場所私會,但恰好解決了兩人現在的困難,宗像在登記的房間前把車停好,將牛皮紙袋收進隨身包並從後座把天狼星拿下來。
周防的情況沒有絲毫變化,依然沒有清醒過來,他隨著宗像的腳步一路飄浮上樓,擔心的十束跟伏見跟在後面進了房間。
進入房間的第一眼就是寬敞的客廳,臥房得從更後面的雕花門進入,是足以讓幾人開派對的豪華房間。房間雖然挺大,裝飾上也走歐風奢華路線,但整體說起來並不明亮,酒紅色的牆面與微暗的燈光無一不帶有煽情的暗示,提醒來此的客人這裡比起休息,其實還有更為另類的意義。
但這顯然不是幾人現在該在意的重點,宗像將天狼星放到絨布沙發上,周防也一併躺在了上面,依然一動也不動,他的身影彷彿快要壞掉的電燈泡似地忽明忽滅。
「好了…看來這種情況是個難題。」
轉過身來,宗像在這種情況下依然保持著笑容,但相比之下伏見跟十束就完全不是一個樣子了。
十束焦急地衝到周防身邊,一次次地呼喚著他,「King!King!快醒醒啊!」
伏見也走到看似十分冷靜的宗像身邊,謹慎地挑選詞彙,「室長…你有任何頭緒嗎?」
「很遺憾,伏見君。」宗像收斂起臉上的笑容,他推了推眼鏡,「現階段或許可以猜測周防現在的狀態跟他在家庭餐廳時打碎玻璃杯的情況有關係,但我們對於現在的周防與十束君可以說是束手無策。」
蹲在沙發邊的十束眉頭深鎖,「但是King要是就這麼不管…說不定會死掉啊!」
「不…我覺得不管尊先生到底會怎樣,總之他應該不會死掉…」縱然知道時機不對,伏見依然忍不住出言糾正。
絲毫沒有任何辦法的幾個人面面相覷,宗像托著下巴仔細思考。
「室長,你想到什麼了嗎?」見宗像沉默許久,依然沒有頭緒的伏見決定問他的意見。
「或許周防是成功地引發了靈動現象,而這正是之前十束君想做而沒有做到的。」宗像邊思考邊說,他沉靜地看著彷彿電視雜訊般閃動的周防的身影。
提到十束,他本人有些驚訝地看了過來,「欸?是說我之前想移動衛生紙但沒有成功的事情?」
宗像點點頭已示肯定,「雖然不清楚周防是怎麼將玻璃杯推下桌子的,但與他現在的樣子或許有些許相關。」
結論只說到這裡,連宗像都無法做出進一步的推測,這已經完全超出他們擁有的知識範圍,就算是世界上只有七位的王權者對這樣的情況也只能搖搖白旗投降。
「如果有個精通這種靈異怪事的人就好了啊…」
伏見不自覺地喃喃念著,抬起頭來卻發現宗像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看著他。
他驀然開口,「伏見君,有個人說不定能為我們揭開周防與十束君身上的祕密。」

宗像撥了一通電話,三十分鐘後,一台S4的公務車出現在宗像私人轎車的旁邊。
「呼呼呼,汽車旅館啊,室長跟伏見先生興致真是不錯呢。」
從公務車上走下來的是穿著『幽體脫離』這樣意義不明文字印花襯衫的S4特務隊成員之一-五島蓮。
總被日高抱怨他一定有什麼特異能力的五島這次被宗像秘密傳來,被當作幽靈問題的救星。
雖然伏見對老是喜歡收集奇怪裝飾品的五島是不是真的也對這方面的問題特別熟悉抱有疑問,但當宗像接通電話,五島講的第一句話就讓伏見全身寒毛直豎。
因為從擴音裝置的對面,在宗像還沒有開口前,五島第一句話說的就是…
「是跟這幾天住在室長房間的那兩位『房客』有關對吧?」
這下連平時講求科學辦事的兩人都不得不相信五島真的有一套了,對照五島現在臉上詭異的笑容讓伏見更加確信這點。
五島是來了,但更稀奇的是副駕駛座的窗戶開了一半,一隻玳瑁色的花貓踩著窗緣探出頭來,晶瑩的金色大眼朝站在樓梯口的宗像與伏見直盯。對於這隻貓伏見並不陌生,偶爾會看到牠溜出房間在宿舍走廊閒晃,正是五島的愛貓波奇。
一身涼爽打扮的五島走到宗像前面行了簡單的問候禮,轉頭朝貓招招手,三色貓靈活地從窗戶鑽出來,優雅地跳到地上,緩緩地跟著三人走上樓梯。

***

結論是沒辦法。(笑)
五島的到來將把幾人的命運帶往截然不同的方向。

评论(3)
热度(35)

人品磁鐵、或者小魂。
開始在各處留下自己的足跡。

K繪圖、文章、閒聊主。

猿比古or禮司中心/禮猿/尊猿/禮尊。

© 此地無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