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無魂

【流猿】r0慕tiKs  破tsU誇iIiii-01

*八月CWT43短篇小說本試閱


深夜中的街道安靜得不像世間會有的景色。
寂寥的街燈僅將它們各自負責的一小塊區域給照得通明,彷彿絲毫沒有意識到四周還處於靜寂的黑暗中。
那畫面看起來很有趣,有如RPG遊戲中接連出現的存檔點般。
一隻黑貓從大道的另一側緩步走來,只走有光線的地方,每當離開街燈的光圈範圍就迅速而輕盈地跑向下一座街燈。
為親眼見到的景象給深深吸引,每一樣都為這有趣的風景更添一分色彩。
但比水流此時難得地感到了些許困擾。
原因就出在約莫五公尺外的那個穿著羽絨外套的背影。

今晚的基地特別安靜。
紫跟須久那為了給下階級的JUNGLE佈下新的任務指令,從傍晚開始就在城鎮中四處奔波、從與琴坂的連繫中看到了兩位夥伴的模樣,牠一直跟著紫與須久那徘徊著。
然後,特別稀奇的是,連磐舟都不在。
一般磐舟出門前都會特別跟流知會一聲,但是今晚完全沒有類似的印象。
是忘記了、還是流自己專注在某些事情上沒意識到,總之現在也無法得知。
於是空蕩蕩的基地中只留下端坐在輪椅上的流,以及安靜地躺在眼前的德勒斯登石板。
正當這麼想的時候,從被三面立牆擋住看不到的地方傳來腳步聲。
J級的新幹部、原Scepter4成員伏見猿比古的身影從大空間的深處浮現。
那個方向通往基地中情報室,流知道他今晚一直都待在那裡。
那個戴著眼鏡的身影似乎原本想往另一邊走,但在那之前發現了獨自留在和室中的流,當伏見發現流也注意到自己而懷著興趣看過來時,他不明顯地嘖了一聲,往這裡走來。
不是從玄關或窗戶,伏見隨意地將鞋子一扔,從正對著石板、包圍和室這個小空間的四面牆中空著的那面走進來。
「猿比古。」
流呼喚他,而伏見皺起了眉頭,他一屁股坐到和室桌前,與他第一次進入這個基地時拘束的坐姿大相逕庭。
「別那樣看我,反正誰都不在,沒必要非裝出這裡真的是個公寓什麼的樣子不可吧。」
看來伏見對於這個房間……不,實際上來說只是個架在地下空間中類似娃娃屋般佈景的基地還是小有微詞。
流本身覺得這個房間很不錯,除了沒有空調而被須久那抱怨過夏天與冬天簡直跟地獄沒兩樣、走到最近的洗手間需要花五分鐘、得特別小心地使用水電以免被外界察覺有個偷接線路的小家庭存在、遇到特別大的颱風時有淹水的可能性外,生活至今也沒遇到特別不方便的困擾。
雖然與『房子』的定義有些出入,但J級幹部們居住的這間別有趣味的和室毫無疑問地就是自己的『家』。
但他也承認自己的價值觀或許跟常人認為的普通有一定程度的出入,無論如何,伏見的態度很大程度讓他感到了興趣。
據他所說,他是為了能在這裡看到不一樣的風景而加入,但他表現出的態度又像是除了任務之外對其他事物一概不感興趣。
不,或許是只對『他感興趣』的事物感興趣也說不定。
流從伏見還是個年幼的初中生時就因為他在Jcube中卓越的表現而關注起他,之後又因為他以自製程序挑戰自己這件事而對他更起了興趣,前前後後算起來,直到伏見真的加入這裡時已經經過了八年的歲月。
在那個狹小的出租房中,以JUNGLE做為媒介、時隔四年再度與伏見接觸,流頭一次以王的身分準備對伏見發出邀請時,紫形容自己那時的模樣『興奮得像是初戀了的高中生一樣』。
而被宗像禮司阻撓,不得不切斷與伏見久違的連繫時,紫則安慰起看起來像『臨門一腳的告白卻失敗了』的自己。
雖然流承認他對伏見的關注遠遠超越了對其他JUNGLE玩家,但流不覺得自己在與伏見接觸時流露出了多餘的情緒,紫在自己身上看到了什麼、又是心懷著何種情緒對自己講出那樣的評語,流非常想了解。
那時半臥在沙發上磨著指甲表面的紫說,「啊啊,小流、那就是愛哦。」
被磐舟一句「喂喂,跟流講這種事情可太早了。」給強行中斷。
但流依然想確認。
他是被愛著的,被已經幾乎想不起模樣的親生父母所疼愛、被磐舟代替雙親慈愛地撫養成人、被同為夥伴的紫與須久那所關愛,對於這樣的愛、流坦然地全部接受了。
他也想知道自己是否對伏見真的存在這樣的感情。
想到這裡,流開口對百般無聊地把玩著終端的伏見這麼說。
「猿比古,有任務。」
聽到這句話的伏見,放下了終端看來,連坐姿都恢復正坐。
如同他所說的,什麼任務都可以完成的話,流也可以最大限度的利用這點。
對嚴正以待的伏見,流懷著期待、興奮與少許的惡趣味這麼說。
「請你脫下衣服,並且坐到我身上。」
聞言,伏見的眼睛微微瞪大,手上的終端咚地撞到桌面。
流端著制式的微笑等待他下一步的動作。
一小段時間的空白過去,伏見站起身,踏著沉重的步伐走了過來。
伏見的表情嚴肅得看不出情緒,但他脫下外套的動作讓流的神經像被敲打一樣緊繃起來。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因為一片黑暗從頭上籠罩下來,伏見將羽絨外套蓋在了流的輪椅背上,外套下擺覆蓋住流的臉。
「猿比古,我看不到了。」
流眨眨眼睛,眼前的景色被完全遮蔽,從嘴巴裡說出來的聲音也被厚重的布料吸去少許。
他聽到伏見不帶情感卻十分低沉的聲音。
「請不要用這種方法試探我是不是間諜,我說了,只是因為有趣而加入的。」
還站在流面前的伏見以不是很高興卻帶著無趣的口氣這麼說著。
「如果對我存有懷疑,我放棄J級幹部的身份、退出這個遊戲就是了。」
流感到些許驚訝,縱然不安好心、但一開始並不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才對伏見提出踰矩的任務要求,然而在伏見聽來似乎變成了在質疑他加入JUNGLE的理由。
當然流不是沒設想過伏見是為了做為宗像禮司的內應而來的可能性,不如說、他認為這才是伏見設法在最短時間內晉升為J級幹部的真正目的。
雖然只是沒來由的直覺,但流覺得可能性少說也有一半。
伏見固然擺出了拒絕命令的態度,這恐怕也是為了取信於自己所使出的演技。
這是一場勾心鬥角的遊戲,正如流在六年前曾在電腦的對面對還年幼卻有著挑戰自己的勇氣的伏見說過的──如果想跟我玩,請先讓自己變得更強更聰明再說吧。
如今伏見正如當年所說的來到自己身邊,而這次真真正正的賭上一切來與流進行這場空前絕後的遊戲。
真是有趣,藉著外套的掩蔽下,流勾起明顯的笑容。
他幾乎能立即確信,自己對伏見的確存在著超乎想像的好感,而這也許就是紫口中所謂的『愛』。
喉嚨感覺口乾舌燥起來,胸口彷彿竄過一陣疼痛。
無論伏見是真的想以綠之氏族的身分站上舞台,或是不懷好意地做為青之王的眼線而來,流都不在意。
流有絕對的自信,自己所在的氏族、重視氏族個人自由的『叢林』才是最適合討厭被拘束的伏見的歸所。
不論伏見真實的想法,流都要將他奪過來,真真正正地變成自己的所有物。
於是,流收斂起笑容,以平穩的口氣對伏見這麼說。
「我明白了,猿比古。我的惡作劇有些過份了,在此向你道歉,請把外套拿下來吧。」
過了一會,視線下方的黑色衣擺晃動著,隨即流的眼前恢復一片光亮,他花了幾秒鐘適應,視野清晰起來後,看到的就是伏見將外套拉鍊拉起、將落在和室桌上的終端放入口袋中。
「沒其他事的話,我去便利商店買點東西。」
伏見說著,頭也不回地跳下與和室地板有些間隔的石磚地面。
流不知從何而來的衝動,對著那個低下頭穿起運動鞋的背影這麼說。
「那麼,我也要去。」
被外套的絨毛帽緣給包圍的那個後腦勺晃了晃,然後轉了過來。
「隨你便吧。」

***

如同上述這將是八月中CWT43出的流猿短篇小說本的試閱之一,二彈跟印調會稍後放出。
小說本將會與本篇同名。

作者不是用臉滾鍵盤在想書名的,真的。
相信我啦。

评论(4)
热度(22)

人品磁鐵、或者小魂。
開始在各處留下自己的足跡。

K繪圖、文章、閒聊主。

猿比古or禮司中心/禮猿/尊猿/禮尊。

© 此地無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