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無魂

【流猿】r0慕tiKs  破tsU誇iIiii-02

*八月CWT43短篇小說本試閱之二

以為是稀疏平常的購物,從流的輪椅卡在通往地面的其中一個出口時就開始變質。
那是一扇廢棄大樓的逃生門,寬度絲毫沒有給一台輪椅通過的可能。
憑流的能力自然能順利解決,他現在與石板相連結,使用能力更沒有時間上的限制,但不到非常情況,流也不想動用這份力量。
只好向伏見求救。
原本以為伏見會拒絕的乾脆,但他僅僅是咕噥一句「怎麼王都老是喜歡搞這套」就過來幫忙想辦法。
然而在硬推跟強拉都不起作用的情況下,滿頭大汗的伏見最後得出了「下來自己走,不然就一個人回去。」的結論。

在兩個提議間流自然是選擇了後者。
許久不曾以自己的雙腳行走,簡直像童話故事中初得到雙腳的人魚一樣,雖然雙腿並不會因為魔女的詛咒而疼痛,但流知道自己行走的姿勢歪斜而古怪、還有點外八,怎麼樣也說不上好看。
原本在地下乘坐輪椅時還能並肩而行的伏見,也因為步伐的差異越離越遠。
流回憶起過去還能憑自己的雙足自由自在奔跑的時候,那時對身體感覺的記憶卻已經變得模糊,怎麼樣也提不起速度,與一個月前奔馳在御柱塔上的自己簡直難以視為同一人。
得到石板而解除能力上的限制後自然也沒必要再像以前一樣穿著拘束衣行動,流也曾想過要不靠磐舟與其他人的幫助行動,但身體還是敗給了習慣,他依然暫時離不開輪椅。
眼見與伏見又拉開了一些,流正想加快腳步,身體卻不自覺地往一旁的圍牆倒去,流在那之前先用手臂撐住了牆面。
扶著牆行走大概會好一些,穩下身子想追上伏見時,伏見卻自己停在幾尺外的路燈底下。
既沒有回頭、也沒有按著自己的步調離開,伏見就站在距離不遠的那處,像是刻意要等待流。
流往前走幾步,伏見也往前走幾步。
兩人就像母雞帶著小雞一樣一路走到了寒冷而黑暗的大街上唯一還亮著的場所。

當流的耳邊響起便利超商自動門打開時放出的悅耳音樂時,伏見已經拿著購物籃站在加熱櫃前,拿出罐裝咖啡。
深夜值班的男店員似乎對以常人眼光看來可算是奇裝異服的客人很好奇,但他還是在慢幾拍後親切地說著歡迎光臨。
自己去拿想吃的東西。伏見一邊揀選著宵夜一邊對流說。
流環視起店面。
說實在的便利店的規模並不大,但已經足以讓流煩惱起來。
這是他睽違十幾年後首次購物。
記得遙遠的年幼時他還是經常跟著生母一起去附近的超級市場購買晚餐用的材料,但那也是非常久以前的事情,現在的流對於購物一點概念也沒有。
磐舟或其他夥伴在外出時偶爾還是會問流想吃些什麼,但這與自己親自站在商品架前挑選的感覺截然不同。
單就進入商店、選擇商品、結帳這些流程,從螢幕背後觀察世界的流當然沒有少看過,但要實際去做卻產生了意想不到的彆扭感受。
就像方才跟著伏見一路散步過來一樣,腦中能理解行走這個概念,身體卻不能好好地按照大腦的指令行動。
現在的感覺也很類似,流確實地了解自己與世界還是有些脫節的。
但是,另一方面的感覺也很新鮮。
對伏見來說或許只是僅僅一趟買宵夜的制式行程,但對流來說就像經歷了一次冒險般,到現在依然覺得興奮無比。
最後,流從冷藏櫃中拿了一包微波加熱的牛肉漢堡,這是總是吃著手做料理的流不曾吃過的垃圾食物之一。

商店裡沒有能供給客人用餐的座位,有的只有門外的長椅。
流一人坐了下來,雖然行走的時間並不長,終於能坐下卻讓身體感覺徹底放鬆下來。
「你選的宵夜還真奇怪。」
伏見一邊這麼說著,一邊幫流把漢堡的塑膠包裝拆開,自己則從提袋裡拿出罐裝熱咖啡,將它貼近臉龐。
哈-哈-。
伏見朝著自己的手掌哈氣,白煙從他嘴中吐出來。即使不久後將迎來春天,深夜的街道依然很寒冷。
流拿起邊緣完整無缺的漢堡,一口咬下。
鬆軟的麵包、以醬汁調味的漢堡肉餅、酸中帶甜的醃洋蔥,一咬下就在嘴中散開。
原來如此,這就是漢堡的味道。
分開來的每一樣食材流都曾經嘗過,而且要說的話,流覺得磐舟親手製作的醬汁漢堡排還更加美味,不過這樣的組合也讓流覺得很新奇。
「理解了,速食的味道比想像中的更加深奧,令人感動。」
流坦率地說著感想,正以咖啡溫熱手掌的伏見斜著眼看過來。
「你的吃相真讓人不敢恭維,沒吃過這種東西嗎?」伏見冷冷地說著,「還是快點吃完才好,要是醬汁沾上衣服,那個大叔搞不好會抱怨的。」
流低頭看去,照燒醬與美奶滋混合的醬料在包裝邊緣滾動著,隨時要溢出來的樣子,在醬汁滴到衣服上前趕緊將它舔掉。
一口接著一口把手中的食物給吃了個精光,直到流將最後一口吞下肚,伏見才終於把罐裝咖啡的扣環拉開。
伏見搖晃著鋁罐,啜飲了一些,但又像有哪裡不滿意似的皺起眉、將嘴唇離開鋁罐邊緣,又搖晃了一下。
「猿比古,不好喝嗎?」
面對流的疑問,伏見沉默了一下,老實地回應,「…只是覺得有點燙。」
「猿比古只喝了咖啡呢。」
「我是大人,所以喝咖啡就夠了。」伏見毫不客氣地這麼說。
聽到了陌生的詞彙,流不解地提出自己的看法。
「否定,就算不喝咖啡,猿比古今年也已經滿二十歲,不管就客觀還是法律上都是成年人。」
面對著自己的伏見側臉映照著便利商店裡射出的柔和光芒,流注意到伏見的嘴角似乎勾起了些許微笑。
「難道成年了就能算是大人嗎?」
伏見搖晃著鋁罐,那個樣子讓人聯想到總是拿著啤酒到處晃悠的磐舟。
他不等流回答,自顧自地繼續講下去。
「你啊,喝過酒、抽過菸嗎?」
「很可惜,不管哪種都沒有嘗試過。」無法參透伏見說這些話的真意,流依然選擇照實回答,他補充幾句,「即使沒有接觸過的經驗,也不影響我也是個大人的事實。」
「不,在我看來你就跟個任性妄為的小鬼沒什麼兩樣。」伏見平靜地說著,讓人難以想像這樣刻薄的話是從那張端正得如同優等生般的臉上講出。
即使突然被嚴厲地批評,流的心中依然沒有起一絲波瀾,他僅僅想知道伏見說這些話的意義。
「喝過酒、抽過香菸,就能變成大人嗎?」
流提出反問,伏見稍微收斂起微微上揚的嘴角。
「倒也不是這麼說。」
「那麼,又為什麼要喝咖啡呢?」
伏見低頭看了看咖啡罐,又輕輕地搖晃它。
「也許…只是想感受一下這份溫暖吧。」
流試著從伏見低著的臉龐上分析出更多情緒,參透人的思考一直是他的長處,但面對他不熟悉的感情時他就會遲鈍得超乎想像,這點流還是有些自覺的。
但不明白也無傷大雅,試著去理解便可以。
「那麼我也想要。」流帶著微笑向伏見請求,「想要感受猿比古也感受到的那份溫暖。」
伏見有些驚訝地看了過來。
略為思考後,他抽走流手上空的塑膠包裝袋,隨手一揉丟到一旁的垃圾桶,然後將還溫熱的咖啡罐塞到流手中。
在伏見把手抽回來前,流先一步連著鋁罐抓住他的手掌。
伏見受到輕微的驚嚇,指尖略微抖了一下,流並沒有漏掉這個細節。
「猿比古的手很溫暖。」流坦率地說。
猶豫一會後,伏見還是強硬地把手給抽了回來。
「不過就只是因為咖啡的關係。」像是要抹除掉手上殘留的觸感似的,伏見一邊撫摸著自己的手腕一邊發著牢騷,「話說你的手也未免太冷了,在這種季節還穿…那種…呃……好吧,不管你身上那套到底是什麼設計師款的衣服,總之未免太單薄了。」
伏見上下打著流身上穿著的款式特別的長袍,似乎放棄評價這套衣服的品味似地嘆了口氣。
流雖然倒也不是太在意,但伏見的話讓他意識到因為自己的興奮情緒而一直被忽略的身體問題,的確從踏出基地的時候開始就感到從雙腿從竄上的一陣寒意,的確一直覺得很冷,在這麼想的時候,身體應景地打了個噴嚏。
伏見挑起一邊的眉。
「確實,下次出門的時候不會忘記穿保暖衣物了,我會反省的。」流輕輕的吸著鼻子,「所以、猿比古,咖啡可以喝嗎?」
「……所以說隨你便,交到你手上的東西我也沒有要回來的打算。」
十分感謝。
這麼說著,流惦惦內容物幾乎沒有減少的鋁罐,抬起罐子來輕啜了一口。
然後舌尖感受到了、
「好苦。」
紫曾經因個人興趣而親手泡過咖啡給同伴們想用,但那時喝的是用牛奶調和過的咖啡歐蕾,要說實際品嘗到黑咖啡、這還是第一次。
原來咖啡本身的味道就是如此濃郁而苦澀,這跟苦瓜、青椒或黑巧克力帶有的苦味又截然不同,流不禁咬了咬嘴唇。
「當然了,因為是咖啡。」伏見理所當然般地說。
「但是、非常溫暖。」
雖然因兩人方才不著邊際的閒聊而讓咖啡又涼了一些,但暖流順著喉嚨流進胃裡帶來的溫暖很大程度舒緩了冰冷的四肢。
流在嘴裡的味道散去前又喝了一口,細細地讓味蕾感受細緻的苦味與些微的酸澀味。
「照猿比古所說,能感受這樣的溫暖就是成為了大人的證明。」
似乎沒想到流會這麼說,伏見一時回答不出來,只能小聲地反駁。
「幾分鐘前還差點把漢堡醬汁滴到衣服上的人在說什麼啊。」
「那麼、要界定小孩與大人果然不是件這麼容易的事情呢。」
流一點也不介意似地,掛上習以為常的笑容。
「喝酒、吸菸,這樣的行為也有很多未成年人會刻意違反法律去嘗試,這樣的他們是否會因此成為大人呢?如果是的話,『大人』這個名詞也定義得過於廉價。」流以朗讀講稿般明亮的聲音說著,「但是與猿比古一起喝咖啡時確實感受到了、對於我而言有什麼曖昧的要素正在改變,也許我也成為了猿比古口中所謂的『大人』。」
流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在我的這裡不存在名為心臟的器官,但是與猿比古在一起的時候卻能感到有股熱流從這裡流過,我確實感受到了或許能稱之為心動或心痛的感覺。」
輕吸了口氣,流毫不猶豫地說。
「足夠成熟的話,應該就能辨別這樣的情感是從何而來。如果真是如此,猿比古,我的答案非常顯而易見。」
「……那種事情不過是你的一相情願。」
一直沉默著的伏見,突然以尖酸的口氣反駁了流。
伏見的表情不像是生氣,反而帶著明顯的懷疑與驚愕,嘴唇不明顯地顫抖起來。
流抓緊了伏見那一絲動搖的間隙。
「猿比古,很溫暖呢。」
伏見感到焦燥般似地又摸了摸方才被流握過的那隻手。
「所以說那不過就是咖啡的溫度。」
流在腦海中組織著語言,「否定。一杯熱咖啡的溫度任誰都能感受到,但是猿比古並不是這樣。」
緊盯著混身僵硬的伏見,他接著繼續說。
「對於不了解猿比古的人來說,你就如同這個夜晚一樣既黑暗又冰冷,但我感受到了猿比古的溫暖,這點、看了你這麼久的我是很明白的,猿比古,我深深受你的吸引。」
「如果這是我的一相情願的話,那麼溫暖是什麼、寒冷又是什麼,猿比古。」
他微微一笑,將只剩少許咖啡的鋁罐放到身邊,向伏見伸出雙手。
「請告訴我吧。」
比想像中更快,首先感覺到胸口受到衝擊、被往後一推,在失去平衡摔到長椅底下前被抓住肩膀,然後在感受到脖子上傳來毛絨絨的觸感前,突然覺得無法呼吸。
維持著大大地伸出雙手這樣有點愚蠢的姿勢,流花了好一點時間才意識到堵在自己嘴唇上那個柔軟的物品是什麼。
非常難得的,流可以說是完全愣住了,思考回路當機無法運作。
他知道這種行為,但是完全沒有經驗,除了能理解是嘴唇相交的動作外,其他都是近乎都市傳說般的存在。
直到現在才理解,這就是他的初吻。

评论(2)
热度(9)

人品磁鐵、或者小魂。
開始在各處留下自己的足跡。

K繪圖、文章、閒聊主。

猿比古or禮司中心/禮猿/尊猿/禮尊。

© 此地無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