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無魂

【禮猿】CWT43無料小說本 「布穀鳥Attack!」 內容公開



OK!


世界正被撼動著。
當然了,並不是這麼誇張的事情,但是辦公室確實是被巨大的聲響給震得幾乎要搖晃起來。
……不、好像整棟辦公樓都傳來喧鬧的巨響。
從外辦工回來的伏見隱隱約約聽到特務隊辦公室的方向傳來道明寺高聲的呼喚。
「……日本……開放……了!」
要不是手上還拿著預計交給庶務課的公務耗材請款單,伏見可真想馬上衝回辦公室,把這疊搞了他一早上的厚重文件一把摔到道明寺臉上。
庶務課的情況很奇怪,指的倒也不是善条、而是事務員的吉野彌生。
伏見把文件交給坐在電腦桌前的善条時,他很明顯地注意力完全不在伏見身上,而是坐立難安、頻頻回頭看著房間的深處。
那是吉野彌生,平時和善親切的她,此時正如著了魔似的拿著終端東走西走,不時停下腳步點點螢幕,露出著迷的表情微笑起來,在陰暗的書架間更顯陰森。
連善条肩上的黑貓都感覺到詭譎的氣氛似的,低聲發出嘶嘶的威嚇。
看到吉野那個樣子,伏見不知怎麼的聯想到方才在走廊上聽到的喧鬧聲,沒來由的寒毛直豎。
他匆匆告別善条,趕回特務隊的辦公室,但在握上門把時,他猛地感覺到不對勁。
照理來說現在是上班時間,雖然不至於太安靜、但多少會有隊員們交談打字,但現在……
隔著華麗的木門,隱隱約約只聽到微弱的腳步聲,而且是很大量、零星的聲音,好像整個特務隊的成員都在辦公室內踱步似的,說不出的怪異感受。
伏見悄悄地將門打開一個小縫,觀察著裡面的情況。
他的同事們一個個的全都看著終端,低著頭在辦公室裡走著,就連生性任真的秋山跟弁財都不例外。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認真而詭異的表情,來來回回在辦公桌間穿梭著,那樣子簡直就像剛才看到的吉野小姐的模樣。
而且、就連淡島都在那群人之中,緊盯著終端來回走動。
鼓起勇氣一把推開木門,一把抓起離自己最近的日高
「喂,你們上班時間在做什麼。」
「哇啊!伏、伏見先生!?」
用凶狠的表情瞪著受驚不輕的日高,連帶淡島與其他人也一齊看了過來,每個人都像大夢初醒般露出尷尬的表情。
「那、那個……伏見,其實是……」
淡島欲言又止的表情太難得了,但伏見可沒時間也沒興趣多看兩眼,他轉頭瞪向一邊的道明寺。
「其實是、那個、Pokemon GO……」
「啊啊?」
那個叫什麼Pokemon GO的……對,伏見確實有印象,是款新上市的終端遊戲,曾耳聞幾個禮拜前國外搶先開伺服器時引起極大迴響,但伏見可一點興趣都沒有,所以後續的新聞他也沒有追蹤。
同名的遊戲與動畫他國中時期接觸過,他從沒想過為什麼一款十幾年後才用當時的遊戲內容改編開發的終端遊戲能夠熱門成這樣。
「所以你們放著公務不管,大白天的就開始玩遊戲跟打混摸魚啊!?」
「可、可是伏見先生,這是Pokemon GO耶!全球玩家引頸期待的Pokemon GO耶!好不容易日本終於開服,難道伏見先生就不會覺得興奮跟感動嗎?」
榎本好像生出不知從哪來的強烈信念,抬起了頭握緊拳頭,鼓起勇氣大聲抗議,其他的成員們反而像沒用的小弟般縮在他身後,無一不露出渴望的表情。
伏見看得滿腦子火大。
「你們領薪水是領心酸的嗎?平常掛在嘴邊的大義是擺著好看的?就為了一款遊戲,上班時間一個個都在做什麼!」
憤怒地大吼著,伏見歇斯底里地一個個開始點名。
「道明寺!叫你改正錯字的兩天前異能事件的文件呢!」
「布施!不是說了收容設施的擴建申請書今天以內要交出來嗎!」
「五島!這個月的全國異能犯罪分布表呢!」
「哦呀,伏見君,精神真好呢。」
罵得起勁時,輕冽的聲音在辦公室內響起。
「幹嘛啦!沒看到我正在……室長?」
門邊的人毫無疑問是他們的王,S4的室長宗像禮司。
順帶一提,雖然不曾對S4的成員明說,但宗像可是伏見現在的男友,也就是戀人。
只有宗像的身邊圍繞著與烏黑瘴氣的眾人截然不同的清新氣氛,像股涼爽的風浮過臉頰,他完全無視混亂中的特務隊成員,自顧自地走到辦公室內。
震動的聲響傳來。
所有人一齊往宗像的方向看了去。
在眾人的視線下,宗像挺直身體,從制服大衣的內側口袋掏出的是……終端機。
將終端舉至與視線同高,宗像在定點旋轉著身子,確定一個位置後,手指碰觸螢幕,以弧線滑動。
輕快的電子聲響後,宗像微笑起來,將終端收回大衣口袋,將手掌在身後交疊,愉快地哼著小曲,走出門外。
「那麼,打擾了。」
他滿面笑容地對伏見等人打著招呼,順手將門帶起,皮靴踩踏的聲音漸漸遠去。
此時眾人才從異樣的氣氛中清醒過來。
伏見揪著日高領子的手也不知不覺地鬆開了。
「不會吧……就連室長也……」
渾身都無力攤軟了起來,伏見也不知如何應對才好了。

接下來的幾天對伏見來說簡直是地獄,而且是遍布全日本、世界級的地獄。
不要說工作效率的低下了,整個S4簡直只剩他跟電子白癡的善条還在認真工作,其他要不上班時間偷玩、要不乾脆裝病請假,整個組織簡直變成大型薪水小偷集團。
道明寺那群整天想著玩的白癡就算了,連生性老實的秋山等人都變成那樣是怎麼回事啊?加茂還一邊點選螢幕一邊以感動的口吻說女兒主動跟前妻說要連絡爸爸,天真地說想跟父親一起成為Pokemon大師。
可惡,說起來根本是宗像的錯,伏見從來沒想過有什麼東西能讓宗像放棄拼圖,想不到一款遊戲這麼輕易地就將他變成巴不得天天往外跑的陽光系王權者,簡直荒謬,曾經從宗像嘴裡說出的『沒有什麼東西能入侵我的思想』這件事現在聽起來跟不好笑的笑話沒兩樣。
雖然對伏見來說,宗像想當Pokemon大師也沒差、宗像想當拯救公主的水電工也無所謂,但是真正麻煩的是……
「伏見君,聽說車站前的星巴克時常會有水精靈出沒呢。」
「伏見君,將S4周邊的道館全都變成藍組的大本營吧。」
「伏見君,我剛好拿到一顆10公里的蛋呢。」
像這樣,每天都來約伏見出去,不只是下班後的休息時間,連休假、午休時間都不放過。
伏見一開始還能果斷的摔上房門回去睡大頭覺,但漸漸的宗像越來越過份,當宗像拿著終端從窗戶爬進來時,伏見也不得不臭著臉接受。

說真的,這遊戲跟伏見可說是要命的不對拍。
平時外出從沒看過這麼多人在大街上走,是整個日本的人都不想待在房子裡面嗎?
特別是公園跟約會景點,簡直被人潮擠得水洩不通。
伏見可以發誓他從來沒這麼希望權外者出來做亂過。
但很可惜的,不知為何,打從Pokemon GO在日本開服後,異能犯罪簡直像泡沫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
一點也不誇張,這就是今天早上淡島副長報告的內容。
說得也是啦,就連身為王權者的宗像都難敵遊戲的魅力,普通的權外者怎麼可能抵擋得了呢?伏見不禁消極地想。
曾經天真地以為至少其他王權者應該是正常的,但幾天下來,伏見發現自己真是蠢得有剩。
天天都背著想收集紅色Pokemon 的安娜在城鎮裡到處跑的周防尊就不提了,就連『空中鯨魚』-白銀之王乘坐的飛船都時不時偏離原本的行進路線出現在飄花的Pokestop上方。
更誇張的是市內有個打從開服起就沒換過道館訓練家的道館,道館位在市中心最高的建柱物-御柱塔上,那個自始至終都霸著館主位子不放的訓練家名叫『DaikakuChan』。
「哦呀,這款遊戲的影響性,已經遠遠超過德勒斯登石板對世界的影響。」
連伏見也不得不同意宗像的這句話。
而一周後的伏見。
「嘖、秋山,要去便利商店的話,我的終端也順便帶去。」
對於這樣的現實最終妥協了。

「伏見君,比起一開始抗拒的樣子,現在變得很溫順了呢,連Pokemon的數量都收集得比我多了。」
坐在床邊對伏見輕輕搖著扇子的宗像笑著說。
「可以閉嘴讓我睡覺嗎……」
伏見正穿著單薄的T恤躺在床上,渾身無力而面色潮紅、還發著汗,簡單來說就是輕微熱衰竭了。都要歸功於明明是休假、還帶著他在室內到處亂跑的說要把所有紅色道館都變成藍色的宗像。
這下今天大概無法出門尋寶了,伏見意識模糊地這麼想,雖然宗像很瘋狂,但是不知不覺中認真起來而在豔陽底下花了許多時間尋找暴鯉龍的自己也很蠢就是了。
「室長……雖然抱歉,但是這幾天要抓Pokemon 你還是自己去吧……」
「你在說什麼呢,遊戲固然很有趣,但最重要的還是伏見君啊。」
將伏見額頭上變溫的濕毛巾拿下來,泡到一旁裝了冰塊水的臉盆中,在擰乾前先將自己的額頭靠到伏見的額頭上,眼鏡碰在了一起。
「好像並沒有發燒呢?看來不是中暑,今晚還是好好休息吧。」確認伏見的情況沒有大礙後,宗像將擰乾的毛巾放回伏見額上,「想擦身體的話我也可以代勞的。」
「不用……還有請不要趁機摸我的大腿……」
在吃完宗像從食堂帶回來的涼粥後,宗像在一旁使用終端,終於閉上嘴巴他好好地休息了。
伏見覺得很奇怪,前幾天還玩得這麼瘋的宗像,跟現在簡直不是同一個人。
「室長……難道今晚不出門嗎?」
宗像頓了一頓,回過頭來對伏見微笑著,「如果不是跟伏見君一起,可是沒有意義的。」
伏見忍著頭暈的感覺,小聲吐槽著,「前幾天一臉興奮地說要當上Pokemon 大師的人是誰啊…」
宗像聞言,像是伏見哪裡講錯話似的,掩嘴笑了一笑。
「哈哈,確實、以前跟哥哥一起看動畫時曾經講過呢。」
聽到少見的話,伏見也不由自主地瞪大眼睛。
「難道室長、也曾經有過那種天真至極的夢想嗎?」
想了一想,宗像不置可否地說,「伏見君,你覺得區區一款終端遊戲,世界上會有這麼多人會為之瘋狂嗎?」
伏見有點驚訝,他稍稍思考後,懶洋洋地回答,「誰知道⋯⋯別跟我說是想重溫童年的夢想之類的。」
「其實正是那個意思哦。」
清朗的聲音傳來,伏見皺起眉頭。宗像沒有等待伏見回答就繼續說。
「說起來有些懷念啊。動畫開播的時候我才九歲呢,跟我們同一代的大約在那時也是小學生或國中生,會對動畫或遊戲裡的角色抱有憧憬也是很平常的。」
「你是想說⋯⋯比起遊戲本身的吸引力,童年的回憶層面才是影響那群瘋人玩家的主因嗎?」
宗像微微點了頭,「畢竟當童年還天真時,絕大多數的人都還不明白長大後能夠實現夢想的終究只有極少數的人呢,所以當實現童年夢想的機會就在眼前時,任誰都不自覺的難以放手吧。」
他又補充,「雖然不見得是遊戲,但伏見君也是如此吧?」
才不是,我才沒有夢想這種東西。伏見想這樣回嘴,但是話到了嘴邊又被忍了下去。
他確實曾經有過能與友人盡情暢談夢想的日子。
為了壓下討厭的回憶,伏見冷冷地回答,「室長這種打從一開始就看清一切的,想必沒夢想這種東西吧?」
「與其說追尋著過去,不如說我是在享受現在啊。」宗像輕輕撫摸伏見的髮梢,勾起笑容,「所以,要是伏見君不盡快好起來的話,我會很擔心的。」
理解到宗像想表達的意思,明明不是中暑,伏見卻感覺熱度竄上臉頰,連忙在被發現前裝做伸懶腰翻了身子。
「伏見君,今天的事情果然還是我的不對,在你好起來之前我都會在這裡陪你的。」
宗像的寬大的手掌拍著伏見的背部,伏見感覺莫名安心起來。
絕對不想說出來,如果是現在的自己,就算再有一次機會,也不可能想與八田一起實現當年天馬行空說的那些事,因為那份執著早已經被淡化,而這都是因為與宗像相遇。
「不過是小小的熱病,出個汗就好了,幹嘛小題大做。」
「出、汗?」為了掩藏情緒而抱著枕頭說,很快地就聽到宗像有些興奮的聲音。
感到氣氛微妙而回過頭,宗像的眼鏡閃爍著奇怪的光。
「伏見君,如果想出汗的話有個好建議,請看看我精心培育的大岩蛇吧!」
「……不,我不想看,室長、不,請你穿好褲子。」

至於隔天康復的伏見在終端裡發現自己沒收服過的一堆Pokemon又是另一件事了,他猛然想起青雲寮其實就是一個Pokestop,而宗像昨天晚上確實在使用終端……
「室長,你昨晚該不會在宿舍用了誘惑模組吧?」
伏見與坐在公園長椅另一邊的宗像面面相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裝傻的笑聲讓伏見更確信自己的推斷。
什麼嘛,昨天說得頭頭是道,自己不是也想抓Pokemon?
結果,宗像這個人果然還是很難懂。


Free Talk

拜託把我家前面的Pokestop往我家移四五公尺啊!!
啊,大家好,我是小魂,神奇寶貝訓練師小魂。
因為還是覺得寶可夢念起來很怪,所以文中直接用了英文,請多多見諒。

就像我說的,作者在澳洲開服前就已經妄想連連,沒錯…我以前的確是夢想成為神奇寶貝大師(還有美少女戰士)!
因為世界觀也不衝突所以直接把設定帶入了,這類的遊戲捏他不管怎麼玩都很有趣呢。(笑)
要不是篇幅不夠其實還有很多東西想寫,火系廚的吠舞羅跟水系廚的S4、因為PMG風潮而差點失業的JUNGLE一家、自帶傳說神奇寶貝吸引立場的王權者們、為了幫宗像抓稀有神奇寶貝而在各氏族間跳槽來跳槽去的伏見之類的…莫名其妙的一堆腦洞。(爆笑)
說起來宗像雖然是那樣,但是意外的是很熱血的男人(?)啊,JUMP的勇氣努力勝利三要素一個也不少,而且歷劫歸來的女主角(?)也有,二期主角當仁不讓啊!
跟伏見一起玩遊戲的橋段真有趣啊,以後還想再寫,例如零系列啦、或死魂曲(怎麼都是恐怖遊戲),伏見醬一定是那種看起來很冷靜其實怕鬼怕得要命的那種啦www
好啦,接下來再見應該就是十月後了,在那之前大概會先把手上的尊猿完成吧?總之還是K一直線!
小魂/人品磁鐵 2016.08 為了想抓六尾一直跑228公園

原作:GoRA‧GoHands / K-project
宗像禮司×伏見猿比古
Munakata Reisi × Fushimi Saruhiko
同人誌 OK!

作者、排版:小魂 / 人品磁鐵
個人網站: http://www.plurk.com/upup5jp
       http://weibo.com/u/2978225642
       http://upup5jp.lofter.com/
K Unofficial Fanbook #07
※本書為二次創作作品,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

一直忘記更新真是不好意思(跪
一兩天內還會更新尊猿殭屍巴囉的續篇。

评论(5)
热度(33)

人品磁鐵、或者小魂。
開始在各處留下自己的足跡。

K繪圖、文章、閒聊主。

猿比古or禮司中心/禮猿/尊猿/禮尊。

© 此地無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