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無魂

【赤安】AKAM WEEKEND 04—Pocky Day

*噗浪AKAM WEEKEND活動投稿
第四周題目:Pocky Day


《Crunch!》

深夜電視節目正在介紹即將到來的那個節日。
同學、朋友、情侶無一不咬著細長餅乾的兩側,一口一口的咬著,直到嘴唇越來越近,有些人害羞地鬆口、有些人卻大膽地貼上對方的唇。
不曉得被這種神奇遊戲的哪點吸引,赤井秀一抓了搖控器就盯著螢幕把整個橋段看完了。
要說是聞風起舞也好、中了無良商業手法的魔咒也好,赤井還是出門了。
在11月11號前衝到超市買了各式口味的Pocky巧克力棒。
然後當天早上,在戀人吃完烤魚、醃菜、味噌湯三樣一組的標準日式早餐前抽出一盒草莓牛奶口味的,撕開紙盒、打開包裝、叼上一根然後站在玄關。

「你幹嘛。」
穿著整齊灰西裝、背著公事包,滑著手機走到玄關的降谷零看到赤井這附怪模樣時其實心裡早就有底,天天跑辦公室的他看到那些女職員越是接近今天越是興奮地盯著自己的模樣,怎麼可能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估計等等進警備企劃課就會看到自己桌上堆了滿滿的點心。
「唔嗯。」喉嚨發出一聲意義不明的咕噥,赤井晃了晃嘴上的粉色草莓Pocky,張開雙臂,大有降谷不陪他玩、他就不放降谷出門的意思。
好吧。降谷制式地想,反正就算不是今天,平時出門前也還是少不了一吻。
往前走兩步、微微墊起腳尖、咬上Pocky的另一端。
嘎滋嘎滋。
門牙啃食的震動透過細長餅乾傳過來,嘴唇有點麻,降谷專注的藍眼睛就近在咫尺。
距離十公分、五公分、三公分……
赤井的手快擁上那令他魂縈夢牽的身體前、
啪!
小小的碎裂聲在兩人間響起。
降谷的臉稍微遠了一些,皺起眉頭抱怨到,「不是你說要玩,幹嘛不咬啊?」
噘著嘴唇一看,只剩一小截餅乾的部分還咬在赤井嘴巴上,沾了草莓巧克力的部分老早就被降谷美味地吃完了。
啊,對了。
披薩餅皮的邊緣。
花椰菜的梗。
炸雞的皮。
還有……Pocky的脆餅頭。
降谷不愛吃的這些東西,都是赤井該負責的範圍。
忘了,那一瞬間真的忘記這點。
沒想到降谷在這種遊戲上也對這點這麼上心。
好吧,自己忘記先動嘴把脆餅吃掉,也該負擔這一半的責任。
……但、可以把他心中出現過一秒的悸動給還來嗎?
舔了舔嘴角留下的草莓巧克力碎屑,降谷抬手、把僅剩的脆餅部份推進赤井嘴裡,抬頭在指尖點過的部份啾地親了一下。
就像平常的道別吻一樣。
「走了,八點半的會不能遲到,晚上見。」吻完後降谷自顧自地繞過赤井,坐下穿鞋。
當然也沒看到身後的赤井一臉沒被滿足地皺著眉。
像路邊的販賣機,錢投了飲料就掉出來、喝完罐子就丟掉。
像大街旁發傳單的工讀生,傳單順手拿了就走。
像偶然抬頭看向市中心的電視牆,視線移開後就什麼都不記得。
自然無比。
赤井越想越不對頭,他抓著只少了一根的Pocky點心盒,拿出手機。

傳過去的Line訊息很快有了回應,對象是曾經的高中生、現在的大學生偵探工藤新一,廣義來說算赤井的忘年之交。
新一『降谷先生都幾歲了,不要強求他跟你玩Pocky game時要有什麼怦然心動的感覺啦!赤井先生你真的很幼稚耶。』
從新一來的訊息一點都沒有留情的意思,下面還補上一句『這種事你怎麼不去跟宮野講啊?』。
想起這幾年間一直被自己傳訊息煩的冷淡表妹已經發了最後通牒,要是再敢傳廢話過去,她就要開始收感情諮詢費。
然而很遺憾地赤井偶爾就是沒能忍住,芙莎繪的名牌包包也一個接著一個地交出去。
今天還好,至少還沒打算跟自己的荷包過不去。
赤井『至少希望零能表現得興奮一點。』
新一『拜託!他還肯耐著性子陪你玩就不錯了吧!小蘭都還沒這麼大膽耶!』
句句都充滿著「拜託,可以別在我眼前秀恩愛嗎?」的不耐煩,工藤現在似乎處於跟青梅竹馬的女朋友磨合間的尷尬期,下面更是連珠砲般的訊息轟炸。
新一『赤井先生你自己說啊!今年到現在為止哪次的節日你們有漏的?你情人節的時候肯定吃了巧克力對吧?』
赤井『是吃了。』
而且還吃了降谷。
新一『白色情人節你回送了禮物對吧?』
赤井『的確送了。』
順便吃了降谷。
新一『降谷先生的生日?』
赤井『我們去餐廳慶祝。』
那天晚上吃了降谷。
新一『赤井先生你的生日?』
赤井『他做烤雞請我吃。』
之後還是吃了降谷。
新一『那還有什麼好抱怨的啊!你們都結婚多少年了還能有這堆娛樂,心存感激地過不是很好嗎!』
分明是在藉機放閃,能感受到工藤傳來的訊息字裡行間發出陣陣的怨念。
赤井握著手機,思考起自己在跟降谷的親密關係這件事上太過貪心,至少所謂七年之癢的情況還沒發生在自己身上,值得慶幸。
……雖然心底深處有個聲音滔滔不絕地在叨念著還想要點什麼。

那天下午後接到上司詹姆士的緊急通知,跟臨時入境的茱蒂他們會合後,直到深夜才帶著淡淡的硝煙味回到家。
沖完澡、擦乾頭髮再往客廳的壁鐘看時已經是半夜兩點,赤井輕手輕腳地推開臥室房門,就怕一個合頁開關的摩擦聲會吵醒淺眠的降谷。
然而臥室中的景像卻是與赤井想像的寧靜截然不同的光景。
「慢死了,你的工作效率是停止呼吸心跳了嗎?」
降谷……在小夜燈柔和的黃光中,他斜斜地倚在床頭櫃上,百般無聊地滑著手機。
除了身上一件寬大的襯衫外未著寸縷,曲線姣好的一雙長腿交疊放在床鋪上,看到赤井進來時動了動,陰影落在大腿根部,實在過於引人遐想。
那件襯衫是赤井的衣物。
身旁散落著無數的Pocky空盒與包裝袋,還繼續從濃紺色的圓罐內繼續抽起一根往嘴裡送。
與褐色肌膚相去不遠的、巧克力口味Pocky。
「零、你這是……」
「對早上那次的Pocky game心有不滿還糾纏新一君抱怨的人是誰啊?」
竟然被打小報告了。
降谷坐直身體,對赤井張開雙手,就像早上那場遊戲的交換版,「所以現在、你最好三十秒內把褲子脫了過來。」
又抽出一根Pocky,湊到嘴邊。
「等等吃你的Pocky。」用調笑的口吻補上一句,「不過正確來說應該是美味棒?」
「Pocky可沒有濃湯口味?」在脫下衣服前赤井先爬到了床上,低頭叼住細長點心的另一端。
突如其來的驚喜總讓人無法抗拒地深陷進去。
赤井想,這就是他對眼前這小惡魔般的戀人無可自拔的原因。


评论(1)
热度(55)

人品磁鐵、或者小魂。
開始在各處留下自己的足跡。

K繪圖、文章、閒聊主。

猿比古or禮司中心/禮猿/尊猿/禮尊。

© 此地無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