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無魂

【赤安/沖安】吃貨30題Day11~Day15

*擾民不好意思,想起LOFTER這邊的吃貨30題一直沒更新,今晚會更新到結局。


Day11→07. 回家時桌上的熱飯

對於安室好幾天不回訊息這點沖矢很是介意,但是問了柯南的結果是安室還是正常的在白羅打工,也沒見到他有什麼異常的舉動。
這麼說,他是刻意地想躲著自己嗎?
安室還在懷疑他的身份,如果真的確定了為什麼不像上次一樣直接找自己對質?肯定有什麼安室刻意迴避與他見面的理由。
鍋子發出噗噗的蒸氣聲,回過神來的沖矢伸手關掉瓦斯爐,打開鍋蓋檢視成果。
第一次試作的牛肉時雨煮,肉煮得軟嫩、好不容易學會的削牛蒡絲口感很好地配合整體、湯汁收乾的程度也正好適合搭配白飯。
但果然還是做得太多了,就算分出阿笠博士他們的份,自己都不見得吃得完剩下的啊。
一開始習慣美式料理的沖矢很不習慣部份日本料理的重鹹跟重甜,但久了也習慣醬油跟砂糖燉煮的味道,甚至覺得還挺喜歡的,只有這種時候才會覺得果然自己還是流著日本人的血。
安室對於這種料理則是毫不掩飾地喜歡,試做照燒雞肉、馬鈴薯燉肉或壽喜煮時他總會多吃一碗飯。
想到這裡,沖矢低低笑了幾聲,跟自己和平相處的安室讓他回憶起蘇格蘭還在的時候,他還是覺得自己應該打給安室。
「沖矢先生。」
有點驚訝安室這麼快就接起電話,沖矢開口就說,「我還以為你不會接我的電話。」
之後電話那頭有一段時間沒講話,但卻響起了另一個咖鏘咖鏘的聲音,那個金屬摩擦音讓沖矢耳熟得心驚,那是擺弄左輪手槍轉輪的聲音。
「你在哪裡?」沖矢在說出這句話前,就已經抓起外套跟車鑰匙往外衝。
「你怎麼會不知道我在哪裡?FBI?」
對面那頭響起安室壓抑的聲音,沖矢的心頭揪緊起來,聽出那個聲音混雜著憤怒,卻像是要哭出來一樣。
沖矢邊喘著氣邊奔跑,卻連一個字都沒聽漏。
「你從以前就是這樣,還打算要騙我多少次?」
「雖然大部分被汙染了,但左輪手槍的氣缸上還殘留著你的掌紋哦。如果不是用力抓著氣缸的話是不會連指紋都殘留在轉輪間的凹槽處的。」
「那時候……你是、想救他的吧……」
他知道了。沖矢只能這麼想。
他知道了那個赤井秀一原本打算帶進棺材的秘密。
沖矢試圖在腦海中組織詞彙,要是現在讓電話掛掉會演變成無法收拾的事態,他這麼感覺。
「再、一起吃飯?」
無法多細想,沖矢首先就說出了他第一個想到的念頭。



Day12→08. 要吃早餐啊!

在醒來之前就冷得打了個噴嚏。
臉頰感受到地毯的觸感,恍惚間睜開雙眼,然後突然就看到自己的臉。
為什麼會這樣?然後下一秒就發現是櫥櫃倒在了自己眼前,六面玻璃中幸運唯一沒破的那面就正對著自己的臉。
倒映在玻璃鏡面中的不是『沖矢昴』,而是『赤井秀一』。
而且還是臉頰瘀腫、唇角破皮,額頭擦傷還冒著血珠的淒慘模樣。
這也沒辦法,昨晚他把安室半拖半哄帶回工藤家,然後安室脾氣上來就衝著他發洩了整個晚上。赤井原本沒打算躲他的拳頭,直到發現安室沒在跟他客氣、而且要是再不擋自己可能就得斷幾根骨頭。
不過再慘,也沒有客廳的情況慘烈。
能看到的家具全都是移位或翻倒的狀態、地毯上血跡點點、窗簾連同支架一同被扯到地上,最慘的是那座莫名被鋼筆貫穿螢幕的液晶電視,赤井想,以後他絕對不能讓安室在能伸手拿到任何武器的地方跟自己打起來。
看著幾乎變成廢墟的客廳,赤井的頭又痛起來,他發誓他除了接安室的拳頭外第一件做的就是保護家具。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向小朋友跟工藤夫人解釋才好,家具有不少看起來都是古董,就算他是FBI也不見得知道該上哪找新的好。
赤井環視了客廳一圈沒看到安室,這才發現他躺在翻覆的沙發椅背上沉沉睡著。
跟滿身狼狽的赤井比起來,安室只受了點皮肉傷,而且不管紅腫瘀青的手背或前額的瘀傷都是打撞赤井來的。
比起這些,還是安室眼袋下的黑眼圈讓人在意,他天生膚色黑,有黑眼圈也不明顯,但這就代表要是在他臉上看到黑眼圈、他一定不只一兩天沒睡好。另外他也比一個禮拜前看到的瘦了些,赤井不禁皺眉,從客廳一角撿來已經快跟破布沒兩樣的外套為安室蓋上。
他懷著滿溢而出的罪惡感,低聲說了句抱歉,這才發現連聲音都變回自己的了,被扯爛的頸圈型變聲器掛著外露的電源線在自己鈕扣脫落的襯衫領口上搖啊搖。

回到廚房收拾起昨晚的空碗,赤井覺得昨晚兩人還能吃上一頓飯真是奇蹟,不過這也顯示了安室在這幾天來到底有多不關心自己的身體,昨晚赤井把安室帶回來時他根本早就餓得幾乎沒什麼力氣。
把餐具丟到洗碗槽,赤井想他還是先做早餐吧。
從昨晚開始就是保溫狀態的電子鍋裡還有些白飯,煮個味噌湯對他來說不算難事,順便把前兩天做好的煮南瓜與辣羊栖菜等小菜從冰箱拿出來回溫,他想、還得有個主菜。
煎蛋捲。日式早餐餐桌上幾乎說是必備的家常菜之一,但很可惜地赤井從來沒成功過。
果然還是美式炒蛋好,但總得再試幾次。
打散三個蛋,加入醬油、砂糖與高湯攪拌,分幾次下鍋並小心地捲起。
把做好的煎蛋捲放到竹簾上時赤井想,啊,果然又這樣啊。
大概是捲的速度不夠,每層間的蛋液熟透導致蛋皮沒辦法緊密結合,就算用竹簾定型了切開來還是散的。
也罷,赤井還是放棄了,草草把煎蛋捲切完就發現身後傳來腳步聲。
「……赤井。」
安室睡眼惺忪地站在門口,身上竟然還穿著赤井那件破爛的外套。
「醒了的話去洗把臉,你還要打工?」
赤井顧著盛盤沒多理他,安室反而走了過來,靠到他身後從他肩膀上伸出頭看向砧板。
疑惑地看向安室的側臉,他好像什麼都沒在想的樣子,所以赤井伸手捻起一塊有點散開的煎蛋捲,拿到安室嘴邊。
他看安室、安室也看著他。
然後,張開嘴毫不猶豫地吃下那塊煎蛋捲。
有點驚訝而發出了哦的聲音,然後安室就一步搶前,他們的鼻子撞在一起。
碧藍色的眼睛就在自己眼前,赤井發現他根本是完全清醒的。
短到讓人以為是錯覺,安室自顧自地轉頭往浴室的方向走去,只留下赤井一人回味著那個幾乎沒留下溫度的吻。
那個吻跟他們以前偶爾開玩笑時給對方的親吻有點像。



Day13→24. 意外的食物組合

「晚安,因為晚餐做多了些,所以想拿來分你們一點。」
「又是你啊。」
略帶尖酸刻薄語氣的招呼,就是今天沖矢端著剛煮好的高麗菜捲到隔壁時聽到的第一句話。
聽阿笠博士說過他家負責煮飯的其實是灰原哀這個女孩時,沖矢原本沒什麼特別反應。
但在看到身材嬌小的她站在踏腳墊上,往對她而言幾乎有半個上身高的鍋子裡伸出勺子時,他不免還是有點擔心。
畢竟那個女孩受任何一點傷都會讓他心疼,她就是這麼重要的存在。
懷著關心與些許的好奇,沖矢在放下手上的鍋後就走到她身邊,觀察她煮飯的樣子。
阿笠家今天的晚餐是義大利麵,小哀往深口鍋內倒入幾大匙的鹽,然後將一把麵在鍋邊扇狀散開,讓它們自然滑入鍋內。
「妳的動作很熟練啊。」
「還好啦,畢竟天天都得準備啊。」
說著,她又打了個哈欠,說起來她總是一副睡眠不足的模樣。
之後兩人間又恢復了沉默,沖矢正在心裡感慨雖然最近兩人關係沒這麼緊繃了,但要變得親近起來果然還是很困難時,她突然又開口。
「前兩天你半夜是在拆房子嗎?」
意識到她是在說安室跟自己在工藤家打架的那天晚上,想起那堆幾乎還沒修復完畢的破損家具,沖矢難以掩飾地露出尷尬的神色,但他依然輕鬆地說。
「是啊……有隻不親近人的野貓跑進家裡來了,為了安撫牠的情緒花了很多時間。原本以為房子隔音不錯的,結果還是被你們聽到了啊……」
「只有我吧,博士還是睡得很香。」小哀事不關己似地攪拌著在滾水裡浮沉的麵條,「你啊,是想馴服那隻貓嗎?」
「與其說想馴服、牠似乎真的跟我很合不來……首先還是想讓牠在跟我相處時不會露出爪子吧。」
「哦,是嗎。」
小哀用簡短的回應結束了這個話題,然後用篩子將煮軟的義大利麵分到兩個盤子內。
她打開另一個在瓦斯爐上以最小火保溫的小鍋,裡面裝著粉橘色的醬汁。
「真是少見的顏色……紅蘿蔔?」
「不是哦。」小哀回答,「把奶油白醬的一半用番茄紅醬取代,就叫橘醬。因為白醬這種熱量太高的東西博士不適合多吃,所以這樣正好。」
她將醬汁舀出來倒在麵上,然後鋪上事先準備好的水煮蔬菜、灑上起司粉與切碎的巴西利。
沖矢幫著她把盤子端到餐桌上,又問,「這樣做味道如何?如果好吃的話下次我也來試著做做看吧?」
「很好吃啊。雖然看起來是兩種味道完全不同的醬汁,但是紅醬的酸味剛好可以平衡白醬的奶味,吃多也不會覺得膩哦……」小哀把沖矢做的高麗菜捲盛出一些,突然又回頭問他,「你也想吃吃看嗎?」
對於她初次開口邀約這點,沖矢自然是又驚又喜,但是想到手機裡那條最新傳來的訊息,雖然難得也只能先推拖掉了。
「那隻貓……最近晚上會過來我這裡,我得去準備才行。」沖矢微微一笑,又補上一句,「下次我還可以來嗎?」
「雖然不是不行,你不是常常就不請自來嗎?」小哀薄情地回答,她又打了個呵欠。
果然還是一樣冷漠啊,沖矢感到可惜卻心情極好地走出了阿笠家。
他拿出手機,在安室最新一條答應下班後過來吃晚餐的簡訊下,打上我會等你這幾個字。



Day14→03. 訂外賣

午後的陽光從沒關好的窗簾間隙撒入昏暗的房間中,細細的光線只照亮赤井光裸的半個肩頭,他單手撐在床邊,呼出一口白煙。
久違的事後菸在背上凌亂的抓痕下實在有些過於浪漫,但他與他的對象間可不是這麼一回事。
只穿了一條黑丹寧褲的赤井悠然抽完兩根菸,第三根菸抽到一半時感覺到有人輕踢了幾次他的後腰。回頭一看,安室正伸著懶腰從被窩裡爬起來,絲毫沒有掩飾他紅斑點點的胸膛的意思。
「喂赤井,我餓死了。」安室邊打著呵欠這麼說。
赤井捻熄還有半截少一點的煙頭,躺回安室旁邊,攬過他就往唇邊親了親,「那代表我昨晚沒有餵飽你。」
「少噁心了,別讓我後悔約你。」嘴上這麼說,安室倒也沒拒絕這個吻,甚至有點享受地多與赤井的唇舌纏綿了一段時間。
赤井以前就知道安室的性向與自己有點不同。
他們在組織時睡過一陣子,那時是Bourbon先起的頭,總之Rye沒拒絕、Bourbon不排斥,他們的斷斷續續的床伴關係一直到Scotch死了才不歡而散。
所以安室昨晚來約他時,赤井其實也沒什麼好驚訝的,猜想就算自己沒答應他,安室大概還是會去約別的男人,可能是組織裡看得上眼的、也可能是有私交的友人,赤井不知道他會不會把床事帶到職場上。
所以赤井還是回應了,親吻、擁抱、上床,他把安室幹到喘息著叫出來,跟以前一樣。
「所以你後悔了?」這個吻結束後,赤井咬了下他的耳殼,在安室耳邊問。
「如果你再不找點東西餵飽我的話就會是真的。」安室懶洋洋地說。
腰間又被踢了一下,雖然因為裹著棉被所以也不痛,但赤井只好乖乖起身,準備下床時他突然想到。
「安室君,我家的冰箱現在是空的,我們昨晚吃掉的筑前煮是最後的。」
「不用現成的,你隨便做點什麼來也可以。」
「冰箱是全空的,我正準備出門採買你就來了。」
「那就外賣。」
赤井覺得肚子餓的安室為免也太霸道了點。
認命地撈起放在床頭櫃的頸圈型變聲器給自己戴上,打開手機隨便搜尋了間離這裡不遠的連鎖披薩店,然後用沖矢的聲音打過去。
美式臘腸與義式海鮮雙拼,可樂兩瓶。
無奈假日午間是外送高峰期,少說還得等一小時才能把食物拿到手。
沒得抱怨,姑且掛了電話,有隻手往赤井後頸摸了過來。
安室把身子靠了過來,抱著枕頭從被子底下伸出手,把玩起垂落在赤井後頸削薄的黑色髮絲,「為什麼把頭髮剪了?」
「你沒跟我說過你喜歡長髮。」赤井把手機丟回床頭櫃,聲音也調回自己的,低下頭去。
「原本想說無所謂,不過、對,我確實覺得長髮還不賴。」
安室戲謔地笑起來,原本玩弄髮梢的手指勾了勾頸圈型變聲器,滑過赤井的喉結。
「但是短髮搭上項圈……真是有夠H。」
赤井沒忍住,直接俯下身去摩蹭他的鼻尖。
「一小時後得去拿披薩,你確定現在要勾引我?」
「自己定性不好,想怪誰?」
赤井想就算這輪得壓在一小時內結束,自己也非得幹到他哭出來不可。



Day15→15. 吃個快餐也不錯

兩位身材高挑、姿容端整的美男子在比晚餐時間稍微早了一點的黃昏時間一併站在速食店的櫃台前,自然很吸引店員與放學的女高中生們的目光,但令人感到可惜的是他們倆間的對話實在是讓想入非非的少女們幻滅。
「阿笠博士他們家出去溫泉旅行,所以這三天不開伙,有什麼問題嗎?」
「不,光是你看鄰居臉色煮三餐這點本身就不太正常好嗎。」
今天安室午班打工結束時順道傳了訊息給沖矢,問他能不能過去吃晚餐,那時得到的回覆是『讓我想一下』,想不到竟然是這種結果。
沖矢對分菜給隔壁的阿笠博士家這件事到底充滿多少熱情啊?已經嚴重到讓安室不得不懷疑的程度了,事情絕對不只『因為隔壁經常照顧我』這麼簡單。
想著就算自己回家吃,大概也是買差不多的東西,安室還是跟沖矢來了速食店。
說實話安室對快餐這種東西不太有好感,雖然不是對味道有意見,但他生活繁忙的他實在太常吃這種東西了,對於白米飯派的安室實在是種慢性折磨。
拿了餐點離開櫃檯,兩人沒有特別挑面對面的位置,而是選擇面窗的座位坐下。
沖矢點了雙層起司牛肉堡,附餐黑咖啡,薯條加量。
安室點了季節限定的味噌醬雞肉堡,附餐可樂,薯條改成生菜沙拉。
「真健康。」沖矢看著安室的餐點感慨道。
「等等你就知道,假日本人。」安室回以嗤之以鼻的一笑。
開吃後沖矢才明瞭安室講的是什麼意思,太久沒吃這樣的快餐,不說份量問題,蔬菜基本就太少了,明明不久前在美國時還能大口地塞下比這還高熱量的食物,現在卻覺得有點過於膩口。
叉著番茄與幾片萵苣的塑膠叉伸到沖矢眼前,沖矢沒有猶豫地張口咬下它們。
新鮮蔬菜清甜的水份與番茄微酸的汁液滋潤了乾渴的喉嚨,回頭就看到安室笑得像個惡作劇成功的孩子。
「自做自受啊。」安室幸災樂禍地說。
「什麼意思?」沖矢問。
「舌頭被調教成習慣吃手做料理的高級味覺了啊,所以這種高油高鹽、還嚴重營養不均衡的東西當然變得不對味口啦。」安室撐著臉頰,又把甜椒與蘆筍塞進沖矢嘴裡,「當然囉,這是你自己的錯。」
沖矢也笑了下,咬著剩下的漢堡,伸手就拿了安室的可樂一股腦把它們沖下肚。
「明天也來我家吃飯吧。」
「那還用問,你也得對我的舌頭負責。」

评论
热度(57)

人品磁鐵、或者小魂。
開始在各處留下自己的足跡。

K繪圖、文章、閒聊主。

猿比古or禮司中心/禮猿/尊猿/禮尊。

© 此地無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