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無魂

【赤安/秀零】你丫好煩三十題 Day21~Day25

※噗浪連載日更中
※同居前題秀零,全篇歡樂低能,垃圾鬼話注意。


Day21→1.不小心聽到戀人在OO時叫了自己的名字

各種的,不好意思,請點


Day22→27.喋喋不休

降谷真的沒想到,自己竟有因為赤井的逼問而羞紅了臉的這天。

起因是赤井意外聽到了降谷拿赤井在來葉山道假死時留下的記錄影像來……之後回家時就被抓著問個沒完。
兩人一個盤腿、一個正坐,已經在客廳爭論了整整十幾分鐘。
「我說那個稱呼問題為什麼可以讓你胡思亂想這麼多啊?氣氛啊!就是氣氛!」降谷壓著太陽穴,神情嚴肅地面對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問東問西的赤井,「不要跟我說你想著我打手槍時沒有叫過我安室或Bourbon哦!」
「所以,零,為什麼要拿那個時候的影片來當尻槍配菜呢?」赤井認真地問,手指卻像不耐煩似地在大腿上點點點。
「哈?這哪有什麼好奇怪的,你不是也拿我的照片來用嗎!不就是你說的50%、50%,彼此彼此。」降谷也是一臉不耐煩,儼然是想馬上結束這話題又結束不了的表情。
「所以說……你看著我的頭被子彈貫穿的畫面,竟然興奮得起來?」
聽到這問題時,降谷的反駁梗在喉嚨裡突然說不出來,紅暈漸漸浮現在臉上,他用力地清了清嗓子。
「對、對啦!不行嗎!」降谷自暴自棄般地大吼。
「真沒想到你也有這種變態興趣……」赤井挑了挑眉。
「你也不想想我以前可是一直想殺你啊!兩年、整整兩年耶!Kir拍下的那段影片我都看了幾百次了就是想抓出你還活著的蛛絲馬跡,只是開始跟你交往後就、就……」降谷越說越沒氣勢,連音量都跟著變小起來。
「所以,是因為跟我談起戀愛,不知不覺的變得連我死掉的錄影都用得起來了?」赤井不敢置信似地講。
「老實說……我覺得你死掉的樣子還……」降谷偏開視線,講得極小聲,「……還滿可愛的。」
「可、可愛?」沒想到會從降谷的口中聽到這種一點也不適合赤井的形容詞,身為當事人,赤井也是一呆,反而也跟著害臊起來,抬手遮住嘴。
自己也越講越靦腆的降谷拍著大腿吼著,「以前覺得很可恨、現在覺得很可愛!不行嗎!」
一人漲紅了臉、一人遮住表情,一時之間兩人誰都沒有看誰,好像他們還是懵懂地談著戀愛的清純高中生一樣。
「總之,你逼問得開心了的話……」過了許久,降谷輕咳了一聲,隨即換上了冷酷的表情,「現在換我來算你竊聽我的帳。」
「等等、零,那只是個意外。」赤井一驚,他完全忘記打從一開始就是自己意外竊聽了降谷而搞出的一連串事情。

離這段話題結束,似乎還要很久的時間。



Day23→18.熊孩子來寄宿

『阿笠博士家的熱水器壞了,你家借我住一晚。』
接到灰原哀來的簡訊時,懶散了整天的赤井幾乎是一秒鐘從沙發上跳起,把降谷剛才交代的家事全做了,衣服給收了折好、掃地拖地、收拾碗盤,然後拿著抹布到客房去把看得到跟看不到的灰塵全擦了,拿出備用的睡墊,最後衝到洗手間把幾天沒刮而長出的鬍渣刮得一乾二淨,還不厭其煩地檢查哪邊有遺漏。
「下巴乾淨得像顆雞蛋,再刮就要脫皮了,不用看了吧。」降谷靠在洗手間的門框上,看著快生出潔癖的赤井,冷冷地說。
甚至還把被降谷叨念一個禮拜沒洗的毛線帽丟進汙衣籃了,真是病得不清。

降谷絕對相信、赤井是個妹控,而且是打從骨子裡控到骨子外。
對世良真純這個親妹妹已經是百般呵護了,對宮野志保這個前女友的妹妹、同時也是自己表妹的這女人更是變本加厲,縱然那段保護灰原哀這小女孩不受組織威脅的日子已經過去,赤井依然一如往常地關心至今仍未恢復大人身體的那個女孩。
不……說是關心,根本已經到了煩人的程度,小哀不只一次傳訊息給降谷要他好好管著赤井,都已經不是鄰居了,別又沒事就提著鍋子到阿笠博士家獻寶。
要降谷找個形容詞來比喻的話,就是妹奴。
比妹控更上一個階層,妹妹的奴隸。
就降谷看,就算那女孩手上沒赤井的把柄,赤井也百分百會甘願為她做牛做馬,沒什麼比這個形容詞更適合這個男人了。

這情況直到下午小哀進了降谷家門後也沒什麼變化,赤井幫忙拿其實只裝了一天份換洗衣物的行李、拿拖鞋、準備點心、甚至還主動提議要去附近一家頗為高級的美式餐廳吃晚餐。
並肩坐在客廳沙發上的兩人始終冷眼地看著那個忙進忙出的忙碌身影。
「我看他只差沒幫妳暖床了,到底誰才是正牌男友啊。」降谷無奈地拿起放在茶几上的餅乾往嘴裡塞。
「別理他。」小哀也是對赤井死心般地嘆了口氣,繼續埋首閱讀自己帶來的推理小說。



Day24→21.「其實我是外星人。」

赤井不讓降谷洗他的毛線帽。
於是降谷強硬地把毛線帽從赤井的頭上扯了下來。
然後兩根細細長長、末端呈圓球狀的觸角蹦地從赤井的額頭上跳了出來。
「啊!」降谷驚訝地叫出來。
「啊……」赤井皺著眉頭長嘆起來。
接著、赤井的身體微微發光,輕飄飄地飛起來。
「零,其實我是從毛線帽星球來的毛線毛星人。」赤井說,悲傷地朝降谷伸出雙手,「我的真實身分被你發現了,這樣我就無法繼續留在你身邊了,我要回到毛線帽星球上面了。」
赤井一邊說著,一邊往外飄去。
降谷慌了,拔腿追過去,一直一直追過去。
「秀一!赤井秀一!」降谷大吼大叫,希望能挽回些什麼。
「再見了,零,你要保重。」赤井的聲音聽起來好遠好遠。
赤井的身影越飛越高,越來越小,漆黑沉重的雲層中出現一個發光的空洞,閃爍光輝的圓盤狀飛行物往地面投射出一道筆直光束,將向上漂浮的赤井吸到飛行物的內側。
「不要走!秀一!我還沒、還沒──」

降谷渾身發冷地從床上掙扎地醒來。
房內的黑暗顯示現在還是深夜,一抹額頭,發現都是冷汗。
今天因工作晚歸的赤井連外出服都沒換,正趴在降谷身上沉沉睡著。
「幹嘛啊,為什麼不好好躺在床上睡覺。」降谷順了順呼吸,終於平靜下來,他伸手摸著把自己壓得有點喘不過氣的那人的瀏海,「……害我做惡夢。」
人都醒了,至少幫赤井打理一下再回去睡好了,降谷這麼想著,起身幫他脫掉外套。
朝赤井頭上伸出手時有些牴觸,降谷甩甩頭,畢竟只是惡夢,那麼離奇的事情在現實中怎麼可能──

──毛線帽的底下,蹦出了兩根觸角。

「哈……哈哈……一定是我太累了。」
降谷乾笑著,觸角塞回毛線帽內,自己也倒回床上,很快地又睡著了。



Day25→9.夏天被獨占的電風扇

今年的夏天來得特別早,六月初的東京就已經出現三十度以上的高溫,降谷翻出短袖短褲穿了還是頻頻喊熱,甚至躺在地上不肯動,赤井只好摸摸鼻子去清了濾網,把冷氣打開。
降谷滿心歡喜地跑到出風口底下等著,過了幾分鐘卻臭著臉轉過身來。
「秀一,冷氣不涼耶。」降谷滿臉不高興地抹著額頭上的汗珠。
赤井聞言,伸手到出風口前,果真吹出的風一點都不冷。
剛剛才洗過濾網,查看過葉片也沒什麼灰塵堆積,赤井想了各種排除方法都不見效,只能死心認為是冷煤漏光、或是需要專業清洗之類的問題了。姑且打了電話叫冷氣業者來檢測,得到的也是需要預約其他時間的答案。
「不會吧!一天沒冷氣吹的話我會死欸!就說房東租屋時為什麼沒有好好檢測過家電再租給我啊!」幾乎都要抱著從儲藏室裡臨時翻出的中古電風扇,全身上下已經脫到只剩一件底褲的降谷不滿地大吼。
「要不去附近的圖書館、或百貨公司之類的?」赤井看起來絲毫不受天氣影響,若無其事地給他出主意。
「我不喜歡跟小鬼頭擠嘛……」降谷插起腰來想了又想,突然一敲手掌,「對了!你去儲藏室裡把延長線找來,順便把電風扇帶過來哦!」說完就要往浴室的方向走。
赤井依言去給降谷找了延長線,跟著電風扇一起帶回浴室就看到降谷已經放了滿浴缸的冷水,正舒舒服服地泡在裡面。
降谷看赤井已經拿了他要的東西站在門口,馬上招招手,「啊!電風扇放門口就好,要開強風哦!」
赤井從更衣室拉了延長線過來,開了電風扇後又問,「零,就算今天再怎麼熱,你這樣會感冒的吧?」
「才不會呢。」降谷掬了水往臉上潑,快活地甩甩頭髮,把水噴得到處都是,「你才是,為什麼一年到頭都戴得住毛線帽啊?看著就覺得悶。」
「我只是比你不怕熱這麼一點,帽子好歹也換了夏天用的。」赤井靠向門框,笑著說。
「看起來明明都長得一樣……」降谷挑起一邊的眉毛,又說,「借我摸摸看。」
摘了自己的毛線帽走過去,正想交給降谷時就看到降谷突然表情一變,露出賊溜溜的笑容,想逃已經來不及了,降谷泡在冷水裡的雙手用力一揮,潑出大量水花把奔走不及的赤井濺了滿身溼答答。
「零……你啊……」那一瞬間明白降谷意圖的赤井渾身淌著冰涼的水滴,也只好苦笑著把衣服也脫了。
「反正浴缸這麼大嘛。」降谷撐著臉頰靠在浴缸邊緣,笑得一臉惡作劇得逞的樣子。

评论
热度(59)

人品磁鐵、或者小魂。
開始在各處留下自己的足跡。

K繪圖、文章、閒聊主。

猿比古or禮司中心/禮猿/尊猿/禮尊。

© 此地無魂 | Powered by LOFTER